霸爱 番外 分节阅读_1 分节阅读


本书由(月陌紫觞)整理,下载更多好书,请访问泡泡TXT电子书 泡泡TXT电子书论坛www.ourtxt.com



  序曲

  凌晨,由C大调、Fe小调以及E大调,不断转替和弦的吉他声,在这离天亮不到一个小时的夜里,缓缓弹奏著,没有歌声,只有不断环绕著寂寞的空心吉他与一包香烟。
  有人说,寂寞分很多种。思念的寂寞、独处时的寂寞、当夜深人静,只有你一个人还未阖眼的寂寞、偶尔突然有感而发的寂寞、在下雨时,因那潮湿的空气与滴答的雨声而产生的寂寞、分手後的寂寞、暗恋的寂寞……等等。
  若真要这样区分寂寞,那麽──我将是那个懂最多种寂寞的人,至少,现在的我这麽认为。
  没有歌声融入的和弦,此时又切换回C大调。
  就拿这个C大调来说好了,夏邦提耶和拉摩都认为C大调是一个为快乐音乐而设的调,但白辽士在1856年说C大调『严肃但沉闷』。对我来说──它却是一个最能表现寂寞的和弦。

  停不下来却享受拨弦乐趣的手,渐渐的感到一丝冷意。是从那扇故意不关上的窗户中,偷偷渗透进来的冷风,现在已是冬天,一个最容易体会孤独的冬天。
  我用力的吸了口冷空气,好冷。
  停下了吉他声,看著烟灰缸中又燃烧完的ㄧ根烟,我又点上一根,小吸一口,再度放了一根在烟灰缸上,让它慢慢燃烧。
  『MILD SEVEN』这个牌子的烟,我想在时下社会中,是一种很普遍,味道也不是说特别好的烟。但那是因为,很多人都忘了在点燃时,多停留一下、静静的感受一下,这牌子的烟味。
  或许我是怪胎吧。
  一天至少得买个两包才够,但实际上,我一天顶多才抽十四支。
  其馀的,就像现在这样,让它在烟灰缸上慢慢的燃烧,我称它为──燃烧寂寞。这是我感受到的。这烟味充满了寂寞,跟其他牌子的不同。也因此,我喜欢在我这个大约十三坪的小套房中,不断的弥漫著这种味道。
  我真的是个怪胎。
  至少,在别人眼中是如此。
  但是,我却很享受现在的人生。
  晨曦。在五点五四分,缓缓的在窗外天空的ㄧ角,露出一点点的光芒。我站在窗边,看著外头的世界,想像著在同一个时间,是否也有人跟我一样,喜欢享受别人不懂的人生?
  我浅浅地微笑,旁边窗户倒影中的我,眼神中透露著连自己都不懂的光芒──还是睡吧。

  ──我拥抱寂寞、我享受寂寞,却矛盾的,偶尔也会讨厌寂寞。




第一章:横空出世

  当南宫烈手里抱著一个小女婴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南宫庄园的大宅时,成群的仆从乱成一团。“这是我的女儿,南宫可儿,好好照顾她。”南宫烈说完,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看向熟睡著的女娃。
  一声平地惊雷大家都被定格似的怔住,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著向来不苟言笑的南宫烈。南宫烈年纪轻轻就把已经颓败的南宫集团发展壮大到全国数一数二的财团,他在商场上的雷厉风行手腕狠辣令人畏惧,不过最让人惧怕的是没有弱点,冷血至极,即使对待自己孩子也毫无半分感情。为了振兴家业一成年即与豪门方家的女儿方雨霏结婚,借助女方的财富施展抱负,其中的卧薪尝胆可想而知。不过如今再也不必仰仗方家,倒过来方家还要巴结南宫烈,以至於南宫烈夫人一过世就急不可待地把外面的私生女弄回家?众人面面相俱暗暗揣测道,仿佛只有在商界上开疆辟土才能获得成就感的主子什麽时候也变的如此温情了?
  奶娘一接过小女娃,立即被吸引住了,一张精致的小脸,长长的睫毛,就像一个落入凡间的精灵,南宫家的大小姐,二少爷三少爷个个都生的出色不凡,都是她带大的,但刚刚出生不久的孩子能有这样绝尘可爱的模样,恐怕是十万分之一吧?真是让人情不自禁地疼爱呵护的小东西,怪不得连铁石心肠的人也会被打动呢?奶娘正准备把孩子抱下去喂奶,门口就冲进来一个粉妆玉琢的的小丫头,正是6岁的南宫月,南宫家的大小姐。
  “爹地,妈咪刚过世,你怎麽可以把这种来历不明的小丫头带回来?”南宫月指著繈褓中的女婴,质问道。
  “她跟你一样是爹地的女儿,为什麽不能带回来?现在你越大越不懂规矩了,竟然敢这样对我说话!”南宫烈语气严厉地说道。
  除了父亲平日的冷漠,南宫月从小也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宝贝,骄纵跋扈惯了的,何时曾被如此斥责过,强忍住泪水,“我要离开去外公家,我再也不要看到爹地和这个小杂种。”说完就跑了出去,奶娘想去追被南宫烈制止住,“让她去!”留下一句话就置之不理上了楼。
  南宫烈一离开,四岁的南宫炎跟在五岁的南宫彻後面慢悠悠地走进大厅,与南宫月比起来,两个小少爷倒是显的格外沈稳早熟,一副处世不惊的模样。
  “哥,你听到了吗?我们家竟然多了个妹妹哎,我又多了个好玩的玩具了。”南宫炎狭长的眼眸中泛著期待兴奋的光芒,悄悄地对南宫彻说。
  “我可没你那麽无聊,如果吓坏了可儿妹妹当心爹地打烂你的屁股!”南宫彻皱了皱眉想到弟弟的以往的恶作剧,出声警告道,他才没那麽空把时间浪费在一个外人上呢。他小小年纪,却透露出一股冷冽的气质,有点他父亲的模样。
   南宫炎看哥哥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扁了扁嘴瞄了瞄女娃,“那我也要等到玩具变大点才能玩嘛,现在她这个样子成天只知道吃和睡,跟一只猪有什麽区别?”
  话虽这麽说,但是南宫炎每天跑去看望可儿,美名其曰是关注玩具的糗事以後可以善加利用。
  南宫可儿来的第一天晚上,别墅里已经凋谢了桂花忽然一夜开放,清新芬芳的香气引来佣人们的啧啧称奇。虽然不迷信南宫烈还是请来了个世外高人指点迷津,据说女婴命格天象非常奇特,16岁以前不出这个庄园则可以避祸去邪。南宫烈送走了僧人,立马改造庄园使其应有尽有,恨不得用琼浆玉液绫罗绸缎养著女娃。底下的人看主人这架势,更是尽心照料生怕出一丁点纰漏。
    自从可儿来到南宫家,南宫家的庄园也因此有了家的味道,在可儿面前南宫烈总是不吝惜自己的爱与关心。南宫炎依旧每天来看望可儿,有时候还拖著南宫彻,南宫彻在弟弟的影响下偶尔也会来看看这个精致的娃娃。两岁不到的可儿已经在呀呀学语了,一双乌黑明亮的双眸,又长又卷的睫毛,扑闪扑闪的,粉嘟嘟的小嘴儿微翘著,异常可爱。一天,南宫彻看见可儿在咬手指,便打了一下她的小手,以示警戒。几天後,又发现她正打算咬手指,可儿看著南宫彻盯著她,犹豫了一会,然後把手指头伸过来,讨好地对南宫彻说:“哥哥,你要吃吗?”
    南宫彻抚额失笑,一口含住可儿白嫩的手指,有股婴儿特有的奶味和淡淡花香,南宫彻眯起眼睛,目光变得迷离,轻声低喃又像是暗自宣誓,“小可儿,这可是你自找的哦,我不会再放开你了。”




第二章:身心调教(限)

   时光飞逝,可儿也由原来的小女娃成长为一个美丽的亭亭少女。虽然只能生活在南宫庄园内一片天地里但是丝毫不妨碍可儿活泼好动的天性,得知今天南宫烈回家,一上完每天受教的课程就往书房方向奔去。爹地为她请的那些老古董级别的教授们个个白发苍苍,老态龙锺,周围的仆从更是无青壮年人士,除了从小相处的奶妈,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爹地一个月最多只有一半时间能陪伴自己,虽然知道爹地已经是腾出最大限度的时间了,可是心里还是忍不住轻轻埋怨了下。
  南宫烈还未坐定,娇小的人儿已经冲进自己的怀中,“爹地,我好想你,爹地已经好久没回来看可儿了。”可儿纤藕般的手臂环上南宫烈的脖子,撒娇道。
  南宫烈看著怀中的人儿,嫣红的唇微撅著,水色滟潋的双眼黑亮如宝石,睫毛浓密卷翘,白皙如玉的脸颊因一路的奔跑而呈现出诱人的粉红色,他的宝贝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慢慢成长了,出落的美丽迷人,一颦一笑间透露著风情和妩媚。“怎麽会不想我的小宝贝呢,小宝贝有没有好好学习每天的课程,嗯?”南宫烈亲了亲可儿的额头,冷峻严酷的俊脸溢满慈爱和宠溺。
  “可是可儿一个人上课很无聊,不能象其他小朋友一样去学校读书吗?”
  “难道有爹地陪著还不够吗?”南宫烈温柔的抚上可儿的脸颊问道。
  “可是…也不能天天看到爹地,爹地也不能天天陪伴可儿,爹地到哪都带著可儿不行吗?”可儿满心期待地望著南宫烈,软软嫩嫩地哀求。
  南宫烈看著这个自己从小用尽心思培植的含苞待放的娇豔花朵,锐光一闪,好像看见了自己无数前期铺陈和精心算计最後达成看到巨大利益回报的蓝图。南宫烈是个商人,而且还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如果自己身上还剩下百分之十的感情,也把仅有的感情投给了可儿,只能说可儿是他用仅剩的爱和金钱栽培出的棋子。在他眼中,他的儿子女儿也同样是必须是有利用有价值的棋子,包括他已逝的妻子。冠上南宫的姓就必须为之付出应有的代价和承担起应有的义务,时刻为他的帝国换取利益,牺牲在所难免,不冷血如何在商战中立於不败之地?只是此刻他要先提前支取他的投资,可儿见南宫烈目光迷离的盯著自己,坐在爹地的腿上也开始妞妞不安起来。
  柔若无骨,清香扑鼻身子在怀扭来扭去即使是圣人也难坐怀不乱,南宫烈更不是圣人,此时只是一个成熟正值壮年的男人。“爹地答应你,只要可儿到了16岁,就送你去大学校园读书,怎麽样?”
  “真的吗?”可儿兴奋地扒著南宫烈的脖子在他脸颊两边大大地亲了两口。
  “可是我比较喜欢可儿亲我这里。”说完温润的唇毫无预兆地就这样贴了上来,极致柔软的触感让南宫烈不禁失了神,直到那滑腻的舌头长驱直入地翘开可儿的贝齿,霸道而热烈地汲取著口腔中的液体,“我的小宝贝真是甜蜜的不可方物啊。”边说边用指腹摩挲著可儿娇嫩的唇瓣。
  可儿对这突来的变化弄的头脑一片空白,脸也因承受不了太多的激情涨得通红,充满邪气与性感的南宫烈不是她所熟悉的,对她以外的人他是不可接近的,对她他是柔和怜爱的,此刻的他却喷薄出浓浓的热力,男性灼热的气息让人心跳加速。
  南宫烈离开可儿的口腔的舌头顺著她的颈项往下舔,来到锁骨处,可儿有些惊惧地想挣脱,可是南宫烈的手臂紧紧地箍扎她的腰,动弹不得,“爹地,你在干什麽?”可儿望著埋在她胸前的头颅,不解地问。
  “爹地在帮可儿全身按摩美容,女人只有在男人的抚摸下才会越来越美,这里才会越来越大。”说完手隔著外衣揉捏两团初具规模的山丘,不愧是用燕窝鱼翅养育出来的,身材发育地如此好,南宫烈暗想。
  “可是感觉好奇怪,又有点舒服又有点难过。”可儿一脸中肯地评价道。男女之事伦理常伦无人告诉她,除了奶妈教导她生理月经那点常识,她岂能知道一切都是南宫烈的刻意为之呢。
  “马上就让小宝贝更加舒服的。”隔著衣服抚弄已经不能满足他,拉开拉链连衣裙褪至腰际,小可爱包裹著饱满的娇乳,手下是柔软滑腻毫无瑕疵上好的羊脂白玉,拨开文胸,一对粉白的乳防微微起伏,小巧粉色的乳投此时正散发出诱人的光泽,像是在做无言的邀请。
  “爹地,一定要脱衣服才能按摩吗?”可儿有点羞怯地用纤细的手臂挡住胸前的红蕊。
  “每个女人都要经过男人反复的按摩才能变的更加成熟,赤身裸体才能让效果加倍,宝贝不相信爹地吗?”南宫烈拉开可儿的手臂,双手覆上那对巧夺天工的嫩乳,拉扯揉弄含著苞朵似的乳珠,触感丝滑娇嫩如花瓣。
  可儿摇摇头,放下戒慎,身体自然地依向南宫烈,咯咯笑出声来,“好痒,好麻…”乳上那种微微刺痛但又有著搔疮的奇妙感觉,让可儿难耐的扭动身子,既想躲开他的大掌,又想让他继续爱抚,抵在他掌心的乳尖早已悄悄的挺立了起来,在他手心硬实滚动。
  “嗯……唔……”细软甜腻的娇吟逸出,只觉已经臣服在他高超的挑弄之下,南宫烈用手指弹了弹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