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宗罪全 分节阅读_1 分节阅读


题: 《[罪案]《十宗罪》——中国十大恐怖凶杀案》
作者: 蜘蛛1
首发: 2010-05-16 18:00
更新: 2012-02-14 16:21
阅读: 8554715
回复: 47570
字数: 约697千字
在线阅读总页数: 121
在线阅读分页方式: 大于1万字分页(txt打包不分页)
整理:真易读(www.zhenyidu.com)
web阅读地址:http://www.zhenyidu.com/r_52987_1.html
<---分割线(zhenyidu.com)--->
作者:蜘蛛1 日期:1970-01-01 07:00
  
  
 一朵毒花和《十宗罪》
<---分割线(zhenyidu.com)--->
作者:蜘蛛1 日期:2010-05-16 18:00
  
 前言
  
  这篇写了一些什么样的人呢?
  写的是:警察、弓虽.女干杀人犯、毁容者、盗贼、异装癖、非主流少年、碎尸者、流浪汉、赌鬼、卖肾的人、变态杀手、色狼、乞丐头子、精神病患者、一天到晚跪在街头的人……
  从上帝的角度来说,这些人也是我们的兄弟、姐妹、父母、夫妻、儿女。
  我要将他们拢入怀中,如同簇拥的仙人球收拢花苞,然后将手中的黑暗呈现在世人面前。
  我使用血迹斑斑的语言和锈迹斑斑的文字,从被人遗忘的天天踩着的铺路石下汲取营养,来完成这部将在地狱和天堂同时畅销的书。
  对于黑暗的探索,从未放弃。为了学习飞翔,我拜鱼为师。我写作的时候,头顶没有太阳,所以我坐在黑暗之中,点燃了自己。借着这点卑微之光,走进地狱深处。正如我在《罪全书》的序言里所说的那样:尝尝天堂里的苹果有什么了不起,我要尝尝地狱里的苹果。黑暗里有黑色的火焰,只有目光敏锐的人才可以捕捉到。有时我们的眼睛可以看见宇宙,却看不见社会底层最悲惨的世界。
  此篇可以视作《罪全书》的姊妹篇。
  多少个无眠的夜晚,一个巨人,站在街头,牵着木马,等它开花。
  我写作,我就是上帝,我赦免一切人,一切罪。
  本文根据真实案件改编而成,涉案地名人名均为化名。十个恐怖变态的凶杀案,就发生在我们身边,每一个都是曾被媒体严密封锁,当局讳莫如深的奇案大案。出于善意的提醒,胆小者勿看,未成年者勿看,心脏病患者勿看——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第一卷 地窖囚奴
  
  要进来,先把希望留在门外——但丁
  
  2000年,京郊的槐花开了。大串大串的槐花垂下来,浓郁的花香使人昏昏欲睡,两个民工躺在河堤上,头枕着自己的鞋,睡着了。
  午睡之后,乌云从天际滚滚而来,春寒料峭,突然下雪了,雪花和槐花一起随风飘落。
  两个瑟瑟发抖的民工,他们这样谈论冬天:
  去年冬天,真冷,我的手冻了,脚冻了,耳朵也冻了。
  是啊,我的手冻了,脚也冻了,耳朵却没冻。
  你有帽子?
  我没有耳朵!
  
  上面这个没有耳朵的人,他曾经是流浪汉,曾经是铺路工人,曾经是挖沙子的,他将成为下面这起弓虽.女干杀人案的罪犯。
  为了准确叙述这起离奇案件的经过,我们应该观察一下他的屁股。
  他坐在河堤上,屁股下面是泥土。
  泥土下面是什么呢?
  一列火车!
  地铁列车在他的屁股下面穿过,在我们居住的小区楼下穿过,在整个城市下面穿过。
  2007年,他坐着的地方长出了一片竹林,河堤早已填平,周围扩建成一个体育场,场馆负责人铲除竹子,想在闲置的空地上建一个露天游泳场,请来了工程队施工。
  工程队挖到地下三米,发生了地陷事故,地陷的中央出现了一个黑黝黝地洞。
  工程队队长查看之后,连工钱都没要,当天就惊慌失措的走了。
  体育场负责人指着那个洞说,下面是什么?
  
  第一章 地下歌声
  
  警方闻讯后赶来,随即封锁了现场。
  据说,一个警察下到洞里,再也没有从洞口上来。各种小道消息开始流传,几天后,警方作出了澄清,体育馆在修建游泳池的时候,因为地陷缘故,不小心挖通了地铁隧道的竖井!
  地铁隧道中有着很多世人不知的秘密!
  地铁隧道有竖井、降水井、压力井、风井,井口大多被掩埋起来,或者设在隐蔽处。地铁接触轨上有千伏高压电,人员闯进隧道会有生命危险,并且有可能造成交通瘫痪。
  尽管如此,还是常常有人跳下地铁站台,消失在隧道深处。国家不得不出台相关法规约束这种行为。
  那个从竖井洞口下去调查的警察,确实没有从洞口上来,他在黑暗中沿着隧道摸索着前进,当他出现在站台的时候,乘客都大吃了一惊,他气喘吁吁的向地铁工作人员解释了一下自己为何在这里出现,然后,他说了一句令人毛骨悚然的话:
  地铁隧道里……有人在唱歌!
  
  地铁调度室的监控系统未发现有人跳下站台,列车司机也声称没看到隧道里有人的踪迹,但是那个警察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他说确确实实听到地铁隧道里有人在大声唱歌。
  此事非同小可,地铁控制室采取了临时停运的措施,多名稽查人员牵着搜救犬进入隧道,那名警察拿着探照灯在前面带路。然而,隧道里空空如也,在探照灯的照射下,只有铁轨反射着光。搜索了十分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大家正想放弃的时候,隧道前方拐弯处突然传来一阵歌声,可以很清晰的听到——一个女人的歌声,很高亢的女中音,并且唱的是一首日本歌!
  怪异的歌声在隧道中回荡,听起来非常恐怖。
  一名胆小的稽查人员说道:这是人还是鬼?
  那名警察回答:肯定是人。
  稽查人员反问道:要是前面有人,为什么咱们的搜救犬不叫呢?
  
  搜救犬确实很安静,大家慢慢地向前走,拐过弯,探照灯光打过去,怪异的歌声突然停止了,隧道里却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大家面面相觑,感到汗毛直立。
  地铁在挖掘过程中常常会掘到坟墓和尸骨,很多站台也发生过跳轨自杀事件,一些工作人员更愿意相信灵异现象的存在,这使得他们止步不前,开始打退堂鼓,只有那名警察向前搜寻,很快,他停下脚步,弯下腰观察着什么。
  其余的人走过去发现,地上有一部手机!
  这也正好解释了歌声的来源,肯定是手机的铃声。
  大家松了一口气,一名稽查人员想要把手机捡起来,那名警察阻止说别动。
  他戴上手套,小心翼翼的拿起地上的手机,用一种特有的警觉性语气问道:
  手机的主人,现在哪里呢?
  
  众所周知,地铁车厢是一个封闭的空间,这也排除了乘客将手机丢弃在隧道里的可能性。并且,这部手机,看上去非常奢华昂贵。在地铁安全主管办公室,安检员对比网上的图片,确认这是一款日产东芝Cosmic Shiner exclusive手机,全球限量1000台,面板上镶嵌了14颗钻石,该手机在《福布斯》评出全球十大豪华手机中排列第四,售价为39万9000日元。由此可见,手机的主人肯定是非常有钱。
  
  正在安检员介绍这款手机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怪异的日语歌声再次响起。
  安全主管和那名警察用眼神交流了一下,随即决定接通电话,办公室里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猜测着对方应该会说什么,谁知道手机那头一片沉默,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对方挂掉了电话。
  
  大家议论纷纷,商量着要不要将电话回拨过去。过了一会儿,主管办公室突然闯进来一群人,地铁运营总监,调度长,公安局地铁分局局长,地铁各派出所治安站的负责人几乎都到齐了。
  
  地铁公安分局局长召开紧急会议,透露了案情,24小时之前,一个富家小姐在地铁站神秘失踪,警方联合电信部门通过信号定位一直在找她的手机,富家小姐名叫安琪,她的父亲安逸轩是环球证劵集团总裁,亿万富翁,在港台及大陆数百家企业均有证券投资,还是日籍华人。
  安全主管点点头说:这老头的钱多的可以买下咱们整个地铁运营公司。
  分局局长说道:可是,安老爷子唯一的女儿却在地铁里失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安全主管正想说几句俏皮话,只见分局局长站起来,他环顾四周,脸色凝重的说道:我们的压力非常大,刚才,日方领事已就此事进行了交涉。市公安局四个局长,联合起来担任专案总指挥,你们看着办吧,谁要是出了问题,到时候别说我不给面子,就连我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全市投入大量警力,在地铁内进行拉网式摸排,重点查找失踪当天的可疑对象,询问笔录也做的非常细致,地铁的监控设备未提供有用的线索,案情毫无进展,只在外围得到了一条没有价值的消息,最后一个见到富家小姐的是私人司机,当时,司机送富家小姐去机场,遭遇堵车,富家小姐不得不改乘地铁,他们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富家小姐:你是说,让我和那些穷鬼一起挤地铁?
  私人司机说:小姐,现在堵车,我们即使是开着坦克,也到不了机场,您只能坐地铁了。
  富家小姐:混蛋,航班还有一个多小时,地铁能来得及吗?
  私人司机:小姐,就在这里下车,坐最后一班地铁,可以直达机场,委屈小姐了。
  富家小姐骂了一声Fuck,下了车,戴上墨镜,她穿着一件白色雪纺薄绸丝缎细肩带露背的花苞裙,挎着一款圣罗兰的Muse手袋,虽然表情有点愠怒,但不失优雅和高贵,风情款款地走向了地铁入口处,然而,她再也没有从地铁内走出来。
  
  三天后,警方依然一无所获,地铁分局局长被停职,在市公安局会议室,四位局长召开了案情紧急分析会议,副部长白景玉亲自前往听取汇报,与此到会的还有市委市政府各级领导。副部长白景玉在会议上发言,案情重大,此案不破,不仅会影响中日两国外交关系,安老爷子一旦从大陆撤出证券投资,不知会有多少企业和股民面临破产。
  正说着,会议室的门开了,一个穿日本和服的女人搀扶着一个颤巍巍的老头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个保镖模样的人。
  这老头就是环球证劵集团总裁安老爷子!
  白景玉走过去,握住安老爷子的手说道:对不起,实在是抱歉,我们也很重视……
  安老爷子说的第一句话是:多少钱?
  白景玉不解其意。
  安老爷子又说道:他们要多少钱?
  白景玉这才明白,安老爷子以为自己的女儿被绑架了。
  市局刑侦处处长站起来对安老爷子说道:勒索钱财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到目前为止,并未接到任何绑匪的消息,此案的性质初步分析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报复谋杀,如果是这样的话,令嫒生存的希望就很渺茫了,还有一种可能,令嫒还活着,不过,遭到了……
  刑侦处长犹豫着要不要继续说下去,安老爷子一脸的焦急,刑侦处处长吞吞吐吐说了四个字,安老爷子差点昏了过去。
  这四个字是:拘禁弓虽.女干!
  


<---分割线(zhenyidu.com)--->
作者:蜘蛛1 日期:2010-05-16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