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上曲 分节阅读_17


跟前,那男人冷着脸,低头含住那顶端的奶头儿,好似满不在意地品尝着。而怜儿却偏着脸,咬着下唇,忍受着男人那灵活有力的舌头在敏感的奶头上戳弄波动,明明他的吸允和玩弄带着强烈的情欲,偏偏从那张英俊冷酷的脸上看不出分毫,让她落得个声名狼藉的下场。
兰兰和青青不知道阿尔斯勒的身份,只当是个大官,就看着小嫂嫂坐在他腿上,把两个奶儿轮流塞到男人嘴里让他吸,因为她个子娇小,不得不努力挺起胸,也使得雪臀微微翘起,那般引人遐想的姿势,看的其他男人纷纷揉搓起胯部,喘息起来。
阿尔斯勒亦不好受,但他晓得东陆女人被那些所谓的贞操观约束着,不调教好了,如何玩得尽兴。他满意地看着那这个美人儿带着两行清泪,不情不愿却乖乖给自己喂奶的模样,只觉得招人怜惜至极,又不得不狠下心来调教。
可怜的小东西,待你合我心意了,本王定会好好疼你的。阿尔斯勒这般想着,却依旧冰冷地命令着怜儿跪到地上去吸他的大肉木奉。怜儿如何肯在这种大庭广众下为他扣交,男人慢条斯理地玩弄吸允着那对奶儿,淡淡道:“怎么,不肯舔,还是没吃过男人的机巴?你生得这般浪,哪个不长眼的男人才会不插这张小嘴儿。若是不肯,便让你那两个妹妹来试试?”
怜儿含着泪,缓缓跪下去,那一颗颗从脸颊上滚落的泪,被粗糙的手指摸去。头顶传来男人难得带了几分温柔的声音:“怎么哭得这般可怜,当真没给男人舔过么?”
怜儿点着头,以为他会网开一面,却是料错了。男人摸着她的头顶,耐心地说道:“莫怕,这也并非什么难事,照本王说的做便是。”
躲不过这一遭,怜儿只得依着男人的要求,掏出了那硬的惊人的阳物来,小嘴含住了那顶端,舌尖细细舔着上面的沟壑和孔眼,小手握着柱身上下揉搓。男人照着自己舒服的感觉,让她用舌头伺候着,美人生涩的舔弄和吸允终于让他的冷酷裂开一道缝隙,他忍不住按着怜儿的后脑勺让她尽可能的吞咽着自己的阳物。
“没用的东西,连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好么?本王要好好罚你才行!”明明感觉到了男人的粗喘,那阳物也愈发火热发胀,阿尔斯勒的责备让怜儿变得无措起来,可她的小嘴里深深插着那根大肉木奉一直顶到了嗓子里,她费力的吞咽让男人舒服到不行,大股米青.液又浓又多,好似撒尿一般统统灌入了怜儿的胃里,足足半分钟才结束的喂精,让怜儿几乎晕厥过去。嘴里是浓烈的雄性气息,她捂着小嘴呕了几下,吐出来的依旧是男人的浓精。
“好好待着,莫要做傻事,小心你那两个妹妹。”阿尔斯勒没有带走怜儿,而是将她和兰兰她们关在了一起,临走前的警告是让她不要想不开自尽,他可不想要一个贞洁烈女。
怜儿不敢看小姑们的眼睛,只是去解她们的绳子,因为双手不由自主地颤抖,好一会才解开。一解开了,怜儿便缩到了角落里,想在被她们嫌弃肮脏时,先躲开去。可是两个小姑娘却是扑倒她怀里大哭起来,怜儿慌忙想要推开她们,小声说着:“我身上脏…”
可是兰兰她们却牢牢抱着怜儿,不肯放手,她们没有说话,可是这样的拥抱让怜儿明白了她们的心意。她没有被小姑们嫌弃,她们知道她是被迫的。
晚膳时,她们的餐食简直称得上丰盛,面食到烤肉,羊奶一应俱全。兰兰她们知道这是小嫂嫂用身子换来的,再馋也不愿动手,还是怜儿把饭菜递给她们,轻声说:“吃吧。莫浪费了。”
小姑娘们含着泪和怜儿一起把那些饭菜都吃光了,怜儿食如嚼蜡,她已经出卖了自己的身子,起码让她觉得这样还值得。
十六
这日,从地牢里离开的阿尔斯勒心情难得的好,他想着那个美貌又娇柔的小女人,忽然心里一动,想起了另一位,便调转了马头打算出城去。侍卫们有些莫名其妙,侍卫长和两位女官却忽然想起了什么,脸色微变却依旧默默跟随上去了。
出城往东是连绵百里的雪山,夕阳之下仿佛是体态婀娜的赤裸美人侧卧而眠,令人如痴如醉,被北陆百姓视作雪姬显灵。不少牧民因为被雪山的美景迷惑而去登山却一个个都有去无回,人们都说是被雪姬迷了魂带到了雪山深处去了。 如今这座让人又敬又畏的雪山山顶建有一座恢弘壮丽的皇家寺院,据说是一位来自东陆的得道高人为镇压雪姬祭出五百罗汉阵,挑选了整个北陆里正值壮年,佛法精进的活佛和喇嘛坐镇,因此虽说是座寺院却毫不逊色与富丽堂皇的皇宫,内有常住喇嘛五百人,新皈依或是他处来寻访暂住的喇嘛三百余名,日日都有近百名信徒前去朝拜祭神。
名为莲停宫的这座寺院日日门庭若市,香火不断,令它如此出名的不仅仅是皇家捐资建造,也并非那些转世活佛如何德高望重,而是日升日落间的每个时辰在主殿内由活佛们亲身展示那位世外高人是如何征服雪姬,在此处建造起庙宇的。
隔着水晶帘,高大强壮的年轻喇嘛将一位同样赤身裸体的美人时而对抱,时而压在身下,在信徒们的祈祷声中用自己那根粗壮坚硬的被誉为“降魔杵”的大肉木奉奸淫着雪姬,女人娇软柔媚的呻吟隐隐约约的夹杂在充满肉欲的拍击声里,直到女人哀呼一声,喇嘛涨红了脸高颂佛号把浓精尽数灌入雪姬体内,才算结束,信徒们则欢呼起来,有钱的便纷纷排队购买雪姬与活佛的精华。
小喇嘛们在后殿里把雪姬穴内混合了两人体液的白精抠弄出来,用小宝瓶装好称为神露,一次约莫有十瓶左右,据说那些求子的夫妻只要在行房前使用这瓶神露,便能成功受孕,因为十分灵验所以日日都有不少夫妻千里迢迢而来,只为求这么一瓶神露。
而这位雪姬,正是前任大君最年轻的阏氏,东陆战败送来的皇室嫡女,莲青公主。她嫁给前任大君时,尚未满十三岁而大君已经三十而立,莲皇后十四岁便生下了如今的摄政王,阿尔斯勒,也是皇室中的第一位王子,因而深受喜爱,宠冠后宫。
而关于这位阏氏乃是妖孽转世的传闻也渐渐尘嚣而上,据说在东陆之所以送皇室最美丽的嫡女前来,就是因为她出生时天上的云彩便形如九尾妖狐,更有接生宫女见到屋内有白狐一闪过儿。其后,年幼而貌妖,小小年纪便以美色惑乱宫闱,十二已有葵水,这都是古书上狐妖转世的特征。更有人言,她早早在娘家就被父兄等人破了身子,只是用了秘药才补上了处子身,不然这么娇小的身子如何容得下大君那杆肉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