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上曲 分节阅读_20


会自己洗的,求您不要烫香云的小穴了。”
阿尔斯勒意外的点头答应了,但是补了句:“北陆的水可是很珍贵的,总不能浪费了才好。你既然不用,那便换两个来用吧。”
怜儿不知他所指是谁,知道看见青青和兰兰光着屁股趴在一个大汉肩头被扛过来时,才明白摄政王的意思,她想求情都无济于事。阿尔斯勒紧紧抱着她,固定着她的脑袋,让她看着两个小姑被几名大汉按住,分开了细腿了,用吸水性极好的棉布沾了热水就往那两个嫩呼呼的小泶上按。
“啊~~~好烫啊~~~姐姐~~~姐姐救我~~~”
“呜呜呜~~不要了~~~~烫死了青青了,呜呜呜,姐姐~~~”
小姑娘们才被反复敷了几回便蹬着腿哭求不已,怜儿被捂住了嘴,焦急又心疼地看着她们受罪。阿尔斯勒给北狐使了个眼色,后者示意他们停下来,他看了眼被殿下抱在怀里的那个美人,又看着那两个小女孩被烫得通红的小穴,惋惜地用东陆话说道:“你们要怪便怪你们姐姐,这本是给她准备的,只是她不肯用才让你们来受罪的。”
青青和兰兰委屈地看向怜儿,阿尔斯勒则放开了捂住她嘴的手,怜儿不得不轻声说道:“是我错了,我用,你们不要再烫她们了。”
听了她的话,男人们露出一抹得逞的笑意。
“唔~~~~嗯,嗯……”
怜儿分开长腿坐在阿尔斯勒腿上,因为禾幺.处被捂上了发烫的棉帕而不时绷直了长腿,或是闷哼着颤抖,亦会挺起腰肢,两只鼓胀的大奶儿落在男人的大掌被用力揉捏成各种模样。青青和兰兰只穿了上衣,裤子脱到了大腿上,露出雪白的小屁股,她们跪在地上,用更吸水的棉布折叠后吸饱了热水,也不绞干,就这么直接按到小嫂嫂粉嫩的禾幺.处,热腾腾的水珠有不少都在按压时被挤进了怜儿的甬道里。她才被男人奸淫玩,真是最敏感的时候,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磨,偶尔收缩的甬道还挤出不少遗留体内的精水。
偏生北狐站在一旁,拿着教鞭盯着,一面指点着小姑娘要烫那肉核,要拨开那花瓣儿往里面烫,若是有人心软手轻了,便要被教鞭打屁股。青青兰兰也是被逼着这么做的,她们心疼小嫂嫂,不敢用力,不敢多浸水,但是北狐是何等聪明的人,自然逃不过他的眼睛,很快两个小姑娘的屁股都被打红了,虽然不是那么痛,可是一道道红印子却看着触目惊心。
“青青,不要管我,照大人说的做啊,恩啊~~~~~我,我受得住,恩啊啊啊啊~”怜儿断断续续地说着,亦不忍见小姑们挨打,可是那样自己便是不好受了。“啊~~~~好烫~~~啊~~啊~~~啊啊啊啊”
原本只是想惩罚下怜儿的阿尔斯勒,见她们姐妹感情这般好,忽然有了个新主意。打算是让这两个小姑娘也一同跟着北狐学北陆的文字,这样她们犯了错也让怜儿来一并受惩罚,那样一定很有意思。
他正出神地想着,忽然觉得怀里的女子奋力挣扎起来,怜儿涨红了小脸,来不及说话,就因为再次被烫了禾幺.处竟是失禁了。阿尔斯勒轻笑起来低头咬她的耳垂,道:“啧啧,好不要脸的小东西,竟然被自己妹妹搞的当面失禁了。”
怜儿羞愧难当却因为还剩半盆热水,再次被烫了起来,等这样难熬的过程结束后,阿尔勒斯便告知了她们姐妹三人明日将一起识字上课的事,随后便起身离开了,留下了在小姑们跟前抬不起头的怜儿。
青青最为懂事,上前去抱了缩在角落里的怜儿,带着哭音道:“怜儿姐姐,对不起,我们,我们不知道会这样的…没有关系的,我们会给你保密的。”
兰兰也靠了过来,她不知要怎么安慰小嫂嫂才好,想了想说道:“姐姐,你不要难过,我们不会告诉哥哥的。 你之前被隔壁陈大哥奸污了,我们都没跟哥哥说过一个字的。”
怜儿闻声一震,看向兰兰,后者却认真地看着她说:“哦,李捕头也来家里奸污过你身子的。我也没跟哥哥说过,真的。”
兰兰自小便听得那些村里妇人们私下编排哪家媳妇儿偷情的事,讲的是眉飞色舞,一众人也听得津津有味,恨不能自己也能偷个一般。她曾好奇问那偷情之事,妇人们哄堂大笑,说只管盯着她家新过门的那个小嫂嫂便是,奶子那么大,不偷人都会有人去偷她。结果还真的让兰兰瞧见了,而那第一回便是怜儿在废宅里让陈大哥奸污了,兰兰知道自己其实可以呼救救下嫂嫂的,她知道嫂嫂要是陈大哥奸污了就没了贞洁,是个破鞋了。家里也会丢面子,可是她就是好奇,想看陈大哥到底要怎么欺负嫂嫂,越看越入迷,便是也不觉得耻辱,嫂嫂那副模样莫说是男人爱看,连女孩子也忍不住看,看着她光着身子,挺着奶儿,被男人按在胯下欺负地又哼又哭,那般娇柔的模样勾的人神魂颠倒。
听那些妇人们说女人成了破鞋就要被村里的男人挨个操的,兰兰又不愿嫂嫂被那些粗人们弄,还是让陈大哥玩玩便是了,她也好偷偷瞧着。后来她总是夜里偷偷出去被姐姐发现了,那时陈大哥已经骗了怜儿去照顾他大女儿, 两姐妹便是一起瞧见了陈大哥在自己院里就剥光了小嫂嫂的衣服,一面抱着女儿让她去吸嫂嫂没有奶水的奶子,一面就当着女儿面操怜儿。小丫头喝不到奶却看见那个漂亮姐姐被阿爸捅得直叫只觉得好玩。
再后来李捕头在哥哥屋里把小嫂嫂日日操得魂飞魄散,她们却在外头听着那肉体击拍之声,偷偷揉自己的小肉核。她们明知这般有辱门风却是一直替嫂嫂瞒着,她们喜欢这个嫂嫂, 更想着她能再被更多的男人玩弄才好。 娘亲也是一样的,这样小嫂嫂就跟娘亲一样成了破鞋,那样就不怕她会嫌弃她们了。
“你们…我…我已经无脸再见景然了…”怜儿并不知小姑们心里所想,只是觉得自己丢尽了脸,羞愧至极。
“姐姐,你莫要这么说,就算哥哥追究起来,我们也会为你求情的。更何况,哥哥他不是那般在意你失身的事的。”青青拦了妹妹的话头,安抚着小嫂嫂,轻声说道:“说起来,还是嫂嫂不要嫌弃了我们才是。我和兰兰都不是哥哥嫡亲的妹子,我们只是同母异父的野种罢了。”
青青和兰兰低声的诉说才让怜儿知道了这对姐妹的身世,和顾景然为何会不介意自己身份的缘故了。
顾景然十四岁时,他的娘亲回娘家探亲时被马帮土匪掳走,家里苦寻半年之久都未见踪迹,只当是她被人杀了抛尸荒野寻不见了。不想两年后,官兵围剿了他们老巢后才知道,她因为生得美貌当家的便强占来做了压寨夫人,后来几个当家的内讧后,换了交椅,她便沦为了寨子里男人的性奴,这般被那帮男人整日车仑.女干了近两年,已经生了个女儿,被送回顾家时肚里还怀了个快足月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