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上曲 分节阅读_23


的耻辱。 因为这个缘故,左丞新娶了娇妻,将她贬给了庶出的弟弟们做共妻,但实际上已经成了左丞家族里的族妓,供所有男人们奸污灌精。
而今,怜儿被摄政王战马兽奸一事,已经被传的沸沸扬扬,盖过了茜夫人的艳史。加上下午考核时,兰兰她们已经尽了全力还是被挑出了错误。怜儿要接受惩罚了。
“小骚货,还记得昨天被公马舔的感觉么?想不想再尝尝,嗯怜儿小脸发白地摇头,和牲畜发生那样的关系实在太羞耻了,她竟然被一匹马舔遍了全身好被它用舌头舔到了高潮。可是穆勒却偏偏要欺负她,不仅要逼她做她最不愿做的事,而且还要怜儿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战马舌尖。
“你们姐妹三个如今都在我的手里捏着,要是你不乖,我有的是法子折磨她们。”男人含着她的耳朵,手隔着衣服揉着她的奶儿,说道:“别跟我装可怜,你的屁股可比眼泪值钱多了。”
“啊~~~~不~~~不要啊~~~~”
“嗯~~嗯~~~~~不要再舔了~~啊~~~救命~~~”
怜儿呈大字型被绑在铺了软被的草垛上,摆在了草场中央,兰兰她们被命令着将盐巴和蜜糖抹在她裸露的双乳,小腹,长腿上,然后让马厩里的马分批出来舔舐。
“舔啊!用力舔!咬掉那个婊子的奶头!”
“舔奶子!他妈快舔她奶子!老子要捏爆那大奶子!”
“老子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骚的女人啊。”
围观的士兵们兴奋的大吼着,看着那个裸体美人被三匹战马舔得哭吟不知,纷纷揉搓着裤裆开始自渎。
“塞糖块!”“塞糖块!”
很快男人们暴虐的心理占据了上风开始起哄了,兰兰她们小心地将糖块塞入怜儿的小穴里。一匹最强壮地战马占据了有力的位置, 兴奋地将舌头也探进了怜儿才被男人的大鸡吧操得嫣红敏感的小穴里,勾卷着,探寻着。其他几匹便只好舔着怜儿奶头和腿上的蜂蜜,这样的刺激下,很快就把怜儿舔到了高潮。
这样羞耻的惩罚日复一日地吸引来更多围观的军官们, 直到怜儿的肚子明显大了起来后才不得不停止。摄政王轻描淡写的认了孩子,却没有让她晋升为侧阏氏,显然她将会以性奴这样卑微的身份生下孩子,然后被其他侧阏氏抱走抚养。因为这毕竟是摄政王的第一个孩子,众人都不敢造次。
在宫里发生这样一件尚能算是喜事的时候,茜夫人的再次入宫一下子聚集了所有人的目光。这位美人这一日却并未在自家府上安心养胎,而是奉召入宫探视大君。然后众人心中明了,大君贪色如命,身体才刚有好转就迫不及待地要尝尝女人的滋味了。
果然,茜夫人才进去没一会,便透过纱帐传来了她娇媚的吟叫声。
“啊~~~不~~~大君~~不要再吸人家奶头了,奶都喝完了呀~~恩啊~~~”
“嗯~~大君,小茜的奶都被你喝光了~~~恩啊~~~小茜的奶儿更大了是不是?”
“啊~~不~~这样好羞啊~~嗯啊~~~大君~~~啊~~~那里~~恩啊~~大君舔得人家好舒服~~~~”
怜儿此刻被摄政王搂在怀里,而左丞则端坐在摄政王对面,两个男人这般心无旁骛地下棋,隔着九层纱帐,一人怀有身孕的娇妻正分腿跨跪在另一人生父的头两次,让男人躺着就可以舔舐她的小穴,而她的小手却握着男人的大鸡吧熟练地撸动着。
原来前任大君病情略有好转便总是念叨着他最想的两个女人,摄政王跟莲停宫几番交涉都停滞不前,莲皇后暂时是无法下山来看望他了。只好从左丞这边下手,说服了他将娇妻送入宫里供大君淫乐一日。
待茜夫人被人扶着款款出来时,嘴角还沾着未擦干的浓精,走路的姿势也有些虚浮,显然是被大君插入过小穴了。她在被夫君揽入怀里时,隔着男人的肩膀远远看了一眼怜儿,两人惺惺相惜地轻轻颔首,算是相互认识了。
二十二
茜夫人被左丞抱着往宫外走,那些假装前来探望大君的大臣们便在宫门口候着,见茜夫人穿戴整齐的进去,却一丝不挂的被左丞抱了出来,那些双色眯眯的眼睛便是黏在她身子上挪不开。
茜夫人羞臊难当地把脸埋在夫君怀里,耳里却能听见男人们的低声议论:“啊,那个骚妇衣裙都被扒光了啊。”
“骚货!奶子上都是大君的牙印!”
“看看,她屁股下滴着精水呢,又勾引大君操她了。”
“既然现在又出来挨操了,是不是也要轮到我们快活了?”
左丞低头看着她那副模样咬着她的耳朵,轻声道:“臊什么,这里的男人哪个没有操过你的小骚逼?撅着屁股让野男人搞的时候怎么不害臊,被人家正室当众扒了裤子也没见你臊过。”
茜夫人嘤咛一声,羞红了脸,搂着他的脖子,娇嗔道:“茜儿被他们这般欺辱,怎么夫君你也要臊人家的脸儿啊。”
左丞低笑道:“虽是爱瞧你这副模样儿,我也舍不得让太多人弄你。回头再雇些个野汉子来好好搞你一番可好?”
茜夫人想到前几日那些个壮汉结实火热的胸膛和粗长的肉木奉,呼吸一乱眼里也含了水意,勾着夫君的脖子伸舌轻轻舔着,带着几分喘息地娇语道:“夫君最是疼茜儿,茜儿一定伺候好你~~”
原来左丞虽然明面上独占了茜夫人,不让她在外头露面,但是私下里却每月都秘密找了精壮的男人来密室里车仑.女干她。这也是因为茜夫人被大君奸污后,为了逼她好好伺候大臣们,便喂了秘药,这样一来,茜夫人在被众人强行车仑.女干时纵然心里千百个不愿还是会不住的高潮。
后来她因为被赐给一位高官,在那府里受尽宠爱,惹得正室大怒。当众扒光了她的裙裤,要人看看她那被男人操黑的烂逼,结果不想露出的是个红艳丰润的美穴,气的那妇人找到了自己亲姐姐,也就是宫里的侧阏氏,两人便出了恶主意,将她强行发配到军营里充妓。
这才令茜夫人被那些身强力壮的士兵军官们日夜车仑.女干又无避子汤喝,不得已怀上孽种,落得名声狼藉。而今更是坏了性子, 不被多个男人粗鲁的车仑.女干便是无法到达高潮。
左丞怜她被人欺凌成了这个模样,便不时地在自己的私家军队里挑了不少高大健壮的士兵们来车仑.女干娇妻让她愉悦一番。
两人这般耳鬓厮磨的回到家中,一进门便听见侧厅里动静不小,茜夫人扫了眼那儿远远只见一只成年云豹正骑在一裸体少女身上不住耸动下体,那少女娇吟啼哭,却是被那猛兽压着动弹不得,散乱的长发间露出一张秀美的小脸来,正是被赎身了的秦雪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