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看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网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塞上曲 分节阅读_23

温馨提示:
看小说还有钱赚?团子小说是全网更新最快的免费的能赚零花钱的小说app >>点击查看<<


“骚货!奶子上都是大君的牙印!”
“看看,她屁股下滴着精水呢,又勾引大君操她了。”
“既然现在又出来挨操了,是不是也要轮到我们快活了?”
左丞低头看着她那副模样咬着她的耳朵,轻声道:“臊什么,这里的男人哪个没有操过你的小骚逼?撅着屁股让野男人搞的时候怎么不害臊,被人家正室当众扒了裤子也没见你臊过。”
茜夫人嘤咛一声,羞红了脸,搂着他的脖子,娇嗔道:“茜儿被他们这般欺辱,怎么夫君你也要臊人家的脸儿啊。”
左丞低笑道:“虽是爱瞧你这副模样儿,我也舍不得让太多人弄你。回头再雇些个野汉子来好好搞你一番可好?”
茜夫人想到前几日那些个壮汉结实火热的胸膛和粗长的肉木奉,呼吸一乱眼里也含了水意,勾着夫君的脖子伸舌轻轻舔着,带着几分喘息地娇语道:“夫君最是疼茜儿,茜儿一定伺候好你~~”
原来左丞虽然明面上独占了茜夫人,不让她在外头露面,但是私下里却每月都秘密找了精壮的男人来密室里车仑.女干她。这也是因为茜夫人被大君奸污后,为了逼她好好伺候大臣们,便喂了秘药,这样一来,茜夫人在被众人强行车仑.女干时纵然心里千百个不愿还是会不住的高潮。
后来她因为被赐给一位高官,在那府里受尽宠爱,惹得正室大怒。当众扒光了她的裙裤,要人看看她那被男人操黑的烂逼,结果不想露出的是个红艳丰润的美穴,气的那妇人找到了自己亲姐姐,也就是宫里的侧阏氏,两人便出了恶主意,将她强行发配到军营里充妓。
这才令茜夫人被那些身强力壮的士兵军官们日夜车仑.女干又无避子汤喝,不得已怀上孽种,落得名声狼藉。而今更是坏了性子, 不被多个男人粗鲁的车仑.女干便是无法到达高潮。
左丞怜她被人欺凌成了这个模样,便不时地在自己的私家军队里挑了不少高大健壮的士兵们来车仑.女干娇妻让她愉悦一番。
两人这般耳鬓厮磨的回到家中,一进门便听见侧厅里动静不小,茜夫人扫了眼那儿远远只见一只成年云豹正骑在一裸体少女身上不住耸动下体,那少女娇吟啼哭,却是被那猛兽压着动弹不得,散乱的长发间露出一张秀美的小脸来,正是被赎身了的秦雪莹。
“啊~~夫君,怎的有豹子进来了?那畜生还在弓虽.女干雪莹~~”茜夫人花容失色地搂住夫君的脖颈,把脸埋在他怀里,轻呼道。
左丞搂紧了娇妻,皱眉往那儿看了眼便瞧出了倪端,摸着茜夫人的头安慰道:“莫怕,随那畜生去吧。”
说着便抱着茜夫人往里走,他见怀里的女人不明真相,还惦记着那小丫头的安危便戏弄道:“担心什么,一日夫妻百日恩的,那畜生操得爽了没准便放过那丫头。你们都是个不受罚了就不知羞的小骚货,你不还瞒着众人给那白脸儿生了个孽种。”
茜夫人羞得连耳朵都红了。左丞却是轻轻吻她的鼻尖道:“现在知羞了没?”
美人儿乖乖点头,却还是一副怯生生的模样,唯恐他生气。“夫君,你,那,那孩子的是,你何时晓得的?”
原来茜夫人在被赏给大臣们淫乐期间,得了一位文臣的怜爱。这位文臣的职位相当于东陆国子监的总司,专门教导皇室子弟,长得儒雅俊秀,又才华横溢,年纪轻轻便身居高位,在一众大臣里最是出众。他本是最厌恶茜夫人这般霪乿朝政,以色事人的淫妇。可一日目睹了那娇弱绝美的少妇被同僚们按在花园的石桌上几番车仑.女干到眼泪涟涟,求饶不止。待那些人餍足后离开了好一会才勉强起身小心地穿戴起衣裙,临走时回首看了一直冷眼旁观的他一眼,那一眼里带了说不尽的委屈和羞意,却是将他看得心生了怜惜。 一时脑热,上前将她掳到了一处空屋内,在那满屋书香里跟这失贞美妇颠鸾倒凤了一个下午。
欢好后的茜夫人偎在他怀里啜泣着讲了自己是如何被族里长辈算计,让大君玷污了身子,又是如何被赏赐给臣子们淫乐,令他又心疼又爱怜。此后,便以教茜夫人识文断字为由,同这美人儿偷情灌精,因为没有及时喝避子汤,直到搞大了茜夫人的肚子才被大君知晓。大君也不知打了什么主意,竟然让茜夫人悄悄为他生下一子,只是此人尚未婚配,便只好交给了其母做幼弟抚养。
“哼,我一瞧见他儿子便晓得你定是被那小白脸搞过了。你这骚货,生的儿子个个都有双招人的桃花眼儿,不管是吾儿还是那军营里的孽障,那眼睛都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再管不住你这骚逼给别的男人下崽儿,我就让那乌獒来同你交配,看看你这肚子生得出窝狗崽子不!”
这厢左丞故作怒骂,却是将娇妻按到了身下用力操弄起来。那边,秦雪莹脖子上系着项圈,趴在地毯上被云豹操得一阵阵发颤,小穴里酸胀难耐,一股股的浓精都堵在里面,撑得她咽呜直哭。自从被左丞开苞又被乌恩其奸污过,虽然叫着是家里的小姐,可实际上却是父子俩泄欲的性奴。
茜夫人难以高潮,左丞一旦带了别的男人去车仑.女干夫人,便哄了她去到密室里奸污,看着两个美人同时被操到高潮的骚淫模样。乌恩其更是精力旺盛,换着法子的插她。这回儿竟是披了豹皮,来同她玩兽交。
再说宫里,怜儿瞧着那美妇被她夫君抱走,心里想着她不知回去要被如何惩罚,这般美貌的妇人在丈夫眼前被迫失了身子该是多可怜啊。怜儿又想到了自己的身世,愈发感同身受,她的穴儿真是不知被多少男人的机巴插过灌过精水了,索性景然不曾见过她被男人奸污的模样,不然简直不堪设想。怜儿低头轻轻抚着隆起的肚子,欣慰到幸好怀上孩子时自己只同景然交合过,不然真是天知道那孩子的生父是谁了。
她见那摄政王任由手下幕僚肆意奸污着自己,便为了孩子忍着当那众人的性奴,可是如今她身子显了,那男人却像是转了性子,待她渐渐好了起来。
二十三
怜儿肚子大了,身子便沉了起来,整个人也丰腴了不少,白嫩嫩的,加上赏赐了不少华裳美服,穿戴这般贵气,加上有了几分珠圆玉润,更显出了几分雍容来。不知她的人头一眼瞧见总以为是哪宫的宠妃,知晓了身份后看她的眼神便是复杂起来。
这些日子天气热了起来,怜儿身子重了便容易倦,听着先生上课也会忍不住想要睡觉。阿尔斯勒难得抽空来瞧她一眼,便瞧见两个小姑娘在前头认真抄写课文,而北狐却是搂着怜儿在屋里小憩。
怜儿背靠着男人结实的胸膛在软榻上睡得分外香甜,小手下意识地护着肚子,松垮的衣襟露出那对饱胀的奶儿,大掌间露出的白腻乳肉和那小奶头。原本的小奶头被男人们吸弄多了也变得大了些,如今开始变得嫣红如珠了。碍于她有了身孕,又是龙嗣,北狐他们有了顾忌不敢放肆,只是憋了着四五日着实难受得紧,寻了其他的宫妓来伺候只是趁新鲜能玩,却是没一个能像这小骚货那般百玩不厌的。 北狐插不了那小嫩穴,其他的便宜却是能占便占一点都不放过,抓着怜儿用嘴儿吸了两回精,才搂了她的奶儿打算闭目养神,可嗅着那淡淡的体香渐渐放松了身体熟睡过去。
阿尔斯勒没有吵醒两人,只是在院里隔着窗看着那相拥而卧的两人,眼神闪了闪。他低头看着自己摊开的掌心又握成了拳,突然心里便有了一丝不悦,他临走时叮嘱了女官说是香云有了身孕不易劳心伤神,便是不让她再来这儿念书了。
独自走在院子里,阿尔斯勒想起那时茜夫人从军营里回来没多久,便被诊出了身孕,本是可以落了胎保全名声的,偏偏她心软舍不得肚里的孩子,担下了不贞的名声。父王倒是一如既往的宠爱她,一日也离不开她的身子,还寻了巫医给她喂药,以确保孕中也能承担性事。
大君本是风流成性,与臣妻偷情也不是一回两回,长则数月短则几日,尝够了便不再理会。他以为父王对那茜夫人也是一般心思,只是那女人年轻貌美,又如母后一般是东陆女子,这才得宠的时日多些。却不想,看着父王召了她入宫,赐了封号,哪怕与外臣偷情有了私生子,亦或那身子被军营里的男人们玷污了,仍旧恩宠不衰了足足五年。 他想起曾看见茜夫人小憩时父王拍着她的背哄着睡觉,他的眼底难得流露出的柔情,阿尔斯勒这发现父王原来对着女人还是有几分感情,本是用以寄托对皇后的感情却不知不觉在茜夫人身上情根深种。
东陆的女人似乎都有颗柔软多情的心,假戏真做了便


永久免费更新最快书籍最全的小说app,百万小说免费看,离线阅读!>>戳这里下载安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