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上曲 分节阅读_24


会动了真心。茜夫人对大君的感情想来也是复杂的,但也必定有几分真心只是不自知罢了,不然左丞不会跟随着一同进宫,寸步不离的守着。
他们父子俩的手段多是同出一辙,阿尔斯勒让别的男人肆意奸淫着怜儿便是要她断了回家的心思,失贞的女人回到故土也无脸见人,不如在这异国他乡苟且偷生。失足落水的人总想要根救命的稻草,本该给那小人儿的一根稻草好像落到了北狐的手里去了。
那一厢,北狐打了个盹醒来瞧见了日头偏西,这才发觉自己竟是睡着了,再看怀里的小人儿睡得香甜,小脸红扑扑的好生可爱。他心下柔软低头去亲她的脸颊,开始得知她有了身孕,粗算着该是自己的骨肉,又惊又喜,一股柔情如那破土而出的小芽开始生长起来。等确认了是摄政王的孩子后,他失落至极,可那股柔情却再难泯灭。看着那小丫头没有被抬了身份便还是奴籍,只想着等这孩子生下了,若是殿下玩腻了这丫头便讨回府上好生养着,再生个也不迟。
被男人亲得醒过来的怜儿娇憨地嘟哝了下,还想睡却是被男人扳正了封住了嘴儿。她轻开小口让那根粗长有力的舌头整个伸了进来裹了自己的嫩舌儿吸允舔弄,男人如今没法压在她身上了,只得侧身揉那两团乳儿。
“嗯~~~大人~~大人揉得香云好舒服,嗯~~”怜儿哼着鼻音主动吸允着嘴里的舌头,跟男人湿吻得啧啧作响,她有了身孕却是更加敏感,时常想的都是那些个羞人的事,可是她脸皮薄不敢开口,能被男人这般弄她正是求之不得。
两个奶珠儿已经兴奋地挺立起来,在男人的掌心下发硬着。
“瞧瞧,这两个奶头儿,”男人轻弹着那两个挺立的奶头,惹来女子的喘息,他垂眸看着情欲里的美人,引诱道:“难受么?”
怜儿乖乖地点头。
“想我怎么帮你?这样好不好?”他说着用两指捏住那奶头左右揉搓起来,舒服的怜儿忍不住挺起了腰肢,娇吟起来:“啊~~~~~嗯,好舒服,大人~~搓它们,搓香云的奶头啊,好舒服,恩啊~~~”
“这样怎么样?”男人搓了会便捏着那奶头底部把整个奶子都提起来了再松开,美人被刺激得直叫唤,哼哼得连话都说不连贯了。
“想不想让我舔你的小骚奶头?”
“想~~大人~~~恩啊~~~人家的小骚奶头要舔的~~~嗯嗯嗯~~就是这样~~~啊~~~~”怜儿美目朦胧地被男人百般淫弄着一对奶儿,舒畅得不行,小穴却是又湿又痒又热,她抓了男人的手去摸那小穴,求道:“大人~~~救救云儿啊~~云儿想挨操了,恩啊~~~”
男人的手指只是揉拉着小肉唇,碾磨了下那肉核,美人已经欢愉得要哭了。北狐禁欲多日哪里能再忍着,便也不顾她那隆起的小腹,扶着自己粗壮的肉木奉插了进去,两个同样饥渴的男女这般一结合,便是一发不可收拾。怜儿的长腿交叉缠紧了男人的虎腰,手儿抓着身下的床单扭着腰肢迎合着男人一次一次的猛烈捣弄,性器交合处因为肉体的摩擦已经糜白一片,咕叽咕叽的水声银荡至极。怜儿的小穴不住收缩吞咽着那根大鸡吧兴奋不已,北狐痛快的射了好两回才真正满足了胃口。而怜儿却是已经被操得合不拢腿了。
“心肝宝贝儿,你真是个小淫妇,大着肚子都这般浪…”男人虽说着荤话,神情却是温柔至极,俯身一再亲着她的嘴儿,温存不够。
待两人收拾好出来时才得知了摄政王的口谕,北狐脸色变了变,转身搂了怜儿亲了会儿,悄声道:“既然是殿下的命令,那边是没有法子,但我便在这儿教你妹妹,若是想挨操了便是让你妹妹递个口信儿来,嗯?”
怜儿羞红了脸,捏了拳头打他,娇嗔道:“兰兰过了年也才十二,你莫要教坏我那两个小妹妹。”
男人低笑着把脸埋入她颈窝嗅着香气,道:“十二岁不小了,我嫡亲的姐姐十二岁就已经翘着屁股在我大伯床上挨操了。北陆的世家里哪个十二岁的贵女没被家里长辈操过。我阿妈十四便被人搞大了肚子。有你这么浪的姐姐,那两个小丫头能好到哪里去?”
怜儿听他话里有话便是紧张了,追问起两个小姑来,毕竟她们是许了夫家的清白姑娘。原来兰兰她们年纪小了点,不仅小脸儿生得美貌,眼睛又大又亮,水汪汪的,因为伙食的改善两个小奶子也开始胀鼓鼓了。惹得那些个世家子弟盯着她们眼馋,尽管知道她们有个年轻美貌的姐姐当了摄政王的性奴,又被几个幕僚奸淫过,但是到底碍于摄政王的缘故不敢放肆。但是也有几个色胆包天的偷偷堵过兰兰按在假山里同她亲小嘴儿,摸遍了她的身子不说,还抓了她的手来揉自己机巴,若不是被北狐撞见呵斥过,兰兰迟早是要被那几个混小子车仑.女干了。
“你是没瞧见你那兰妹妹,被那几个小子扒光了衣服,奶子屁股上都是他们的手印子。我找到她时还被个少年抱在怀里亲着嘴儿,不停喝着对方喂过去的唾液,两个小手一边一个抓着两个机巴揉着,后面还有个一边玩她奶子一面用机巴戳她屁股。那副样子,一看就是被玩了好些时日了。”
他见怜儿六神无主的样子,便哄道:“那丫头已经被撩起了淫性,你不如过些日子向殿下讨个恩典将她许了人家出去,不然也迟早是个性奴儿。”
怜儿夜里便找了兰兰来问,小丫头果然已是生得水汪汪俏生生了,在夜色中仿佛一支含苞待放的玉兰花。兰兰低着头扭捏了会,小声道:“姐姐,你莫要生气。兰儿,兰儿本是怕的,但被他们摸到了奶儿,竟是觉得浑身都酥了。他们还揉我的臀儿,摸那小泶,几下就把兰儿揉出了水来。我想着姐姐被那些男人的机巴搞得那般舒服,心里便痒痒了。半推半就地,让他们弄了好几回,只是还没插过我的小泶。姐姐,你不要把我许给别人可好,我去同他们说,让,让他们的爹爹来想殿下讨了我去。”
“兰儿!你可是想明白了,你这般被讨了去也是做小的,还要,还要叫他们这帮朋友一起来奸淫你……”
“兰儿想过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去,那门婚事定然是成不了了。我,我本来便是娘亲被贼人搞出来的贱种,身子又那般想被男人们搞,回去嫁人了也是要偷汉子的。不如,就留在这儿让他们几个一同用着罢了。”
“兰儿,莫要说这丧气话。我如今是已经脏了身子,回不了头了。可你年纪还小,不该这般想才是啊…”
“姐姐,其实我们一直未同你说。前些日子你有了身孕卧床休息,东陆那儿又股散兵潜入了军营里把好多关在地牢里的女眷们都救走了。殿下发了好大的火,加强了戒备,想来我们留在这儿再也回不去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