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上曲 分节阅读_25


,一面用舌尖轻舔另一只的奶头。茜夫人身子一颤,柔声道:“好孩子,直接含住奶头便是。”
赫里点头张嘴含住那奶尖儿却是涩情地用舌尖在那上头打转,茜夫人嘤咛一声,却是觉得小腹一酸,她忍不住想要推开怀里的少年,这时赫里却用力吸允了一大口,用舌尖碾压起了那奶珠儿,让茜夫人忍不住呻吟出声来。
“阿妈,那些老臣们最爱舔你的奶头,说你这儿敏感得紧,上面一舔下面的小泶就会兴奋地直吸他们的机巴,是不是?”赫里虽然还是雏儿,却是生在军营里,耳濡目染早已知认识,他双臂紧紧抱着茜夫人,一面说,一面吸着,舔着她的奶头。
“你…你不可这般…恩啊…”
“我时常被人藏在扶苏殿里,瞧着你是如何被大臣们车仑.女干的。他们喜欢粗鲁的撕光你的衣服,看着你四处躲藏,然后把你拖出来扳开腿,直接把机巴插进去。你的屁眼,小嘴,小泶都会被塞满男人们的大鸡吧,让他们干到喷精为止,对不对?”
“不~~赫里,不要再说了,恩啊,嗯…轻,轻些~~~~”茜夫人涨红了脸,害臊又心虚地求着。
“我想看的阿妈,是从来都不穿衣裙的荡妇。”赫里说着,按着茜夫人扒光了她的衣裙从窗外丢了出去。
“赫里, 阿妈知道对不起你,可是你莫要做傻事,赫里~~嗯~~恩啊~~~”茜夫人赤身裸体地被赫里按在竹塌上任他亲咬着双乳,少年粗壮的阳巨隔着衣料顶在她小腹上。
赫里看着那两个奶儿被自己亲咬得红肿一片, 望向软到的娘亲,揉着那对美乳道:“阿妈,我虽尝过了你的奶子却未喝到那奶水,如今宫里有一人像极了你,又有了奶水,若你能把她叫来这里让孩儿尝尝滋味,我便不再放肆可好?”
怜儿便是这般落入了赫里手里,茜夫人被赫里差人送回左丞府,怜儿却代替了她被赫里含住了奶头吸那奶汁,而后自然是让他好好奸淫了一番,少年的元阳悉数喂到了她肚里。阿尔斯勒也是那那晚因为恼怒她勾引了赫里,给那菊眼儿开了苞。
此时,怜儿翘着屁股让阿尔斯勒操着那菊眼儿,心里却是渐渐想通了,她怕是真的回不去了。认命了,整个人便是软了下来,她到底年轻,即便是要当娘亲的人,还是心性未定。阿尔斯勒拿捏住了她的软肋,便是步步相逼,在她心里占了一席之地。
怜儿知道阿尔斯勒而今宠着自己,便在男人餍足之后,偎在他怀里说了兰儿的事。阿尔斯勒其实对此不以为然,女孩子迟早是要被男人们搞的,不过早晚之事罢了。只是为了哄美人开心,便答应了关照她们,说是送去皇家寺庙里住上段时间,好让她们静静心。
怜儿并不知那莲停宫里的光景,只是怕兰兰她们活泼好动,不能忍受寺庙里的青灯古佛,不知道是否能说服她们。阿尔斯勒便建议让兰兰先去瞧瞧再说。
二十五
阿尔斯勒知道怜儿是个心软的,想着送一个也是送,便亲自出面将顾家姐妹都安排去了莲停宫,原因便是兰兰违反宫规,与外人私相授受,青青知而不报,故此一同送入莲停宫静修。怜儿只当那是阿尔斯勒送走妹妹们的托词, 却不知那与兰兰相好的少年们中真的有一位被兰兰迷了魂儿,求了他阿爸去摄政王那儿,想讨了兰兰回去做女奴,好让他们几个一起玩弄那小骚货。
那位重臣本是恼怒幼子胡来,可是又怜惜这唯一的儿子自幼失了阿妈,只得先去瞧瞧那个小丫头。他知道殿下新得了个东陆的美人做性奴,顺带养了她的两个妹妹,那美人不仅伺候殿下还要供幕僚们奸淫玩乐,因着与茜夫人同为东陆美人,又更加年幼耐操,加上幕僚们喜欢与她当众淫乐,如今早已有了艳名。有这么个浪荡的姐姐,那两个小人儿想来也是对淫娃。 这般想着便去阿尔斯勒那儿告了一状,如今殿下要送那小淫娃去莲停宫正是和了他的心意。
怜儿得知两个小姑都要送走时,再求情已是晚了。这天夜里,阿尔斯勒捏着怜儿的臀瓣和腰肢,粗长的阳巨在两个小穴里交替插着,低喘道:“心肝儿,都被男人们操了百十回了这小洞儿怎生还这般的紧!是该生个孩子来松松这小穴儿。”
怜儿被他入得浑身发颤,霪水直流,两个奶儿胀得不行,只得央求男人:“呜~~~殿下揉云儿的奶子啊,好涨了,恩啊~~”
男人的大掌从她圆润的屁股一路摸到那高耸的双乳上,握住了那涨奶的美乳轻轻揉着,看着小女人微微眯了眼,神情迷醉了才坏心地用力挤了把,伴着惊呼声,大股的奶水喷了出来,那种微妙的纵欲感让怜儿忍不住收紧了小腹,小穴更是缠紧了男人的肉木奉绞得他舒畅地低吼起来。
男人捏了那奶头将乳儿微微提起,命令怜儿低头含住:“来,看看你吸得到自己的奶儿不。”
怜儿双乳丰满肥美,竟是真的能用舌尖舔那奶头儿,这种感觉实在太刺激,她很快就控制不住地泄了身。 男人最喜欢在怜儿泄了几次身后继续操弄她,这个时候怜儿便娇喘个不停,呻吟也愈发娇嗲,带了几分哭泣,小穴儿被蹂躏的红肿而敏感,湿润又多汁,随随便便插几下就能把她不停的送上高潮。如今的怜儿早已起了淫性,被操得美了,娇吟也愈发甜腻,勾着男人的脖子,在他耳边娇滴滴地叫唤喘息。再是铁石心肠的男人也禁不住一个柔若无骨的美人在怀里这般娇吟,更何况是阿尔斯勒这样欲望极强的男人。
看着怜儿被自己顶弄得浑身颤颤地不住娇吟, 阿尔斯勒才柔和了神情低头吻她的脸和小嘴。手抚上那隆起的小腹轻轻揉了揉,哑着嗓子道:“舒不舒服?你舒服了,肚里的孩子也会舒服的,嗯?”
这个时候怜儿肚里的孩子已经有了胎动,可是她的身子无法抵抗来势汹汹的情欲,只是在被男人奸淫完了,才小心的摸着肚子默默地对宝宝说对不起,娘亲太没用了,不要生娘的气好不好…
阿尔斯勒送走兰兰她们也是有自己的私心,他知道北狐还是惦记着怜儿,私下里教唆兰兰她们把怜儿骗去藏书楼里同她偷情。
怜儿到了那阁楼上,见到了北狐便是知道是小姑们骗了自己来让这男人奸淫。可是她又推拒不了男人的挑逗和拨弄,很快裙裤就被褪到膝盖下,撅着白嫩的屁股让男人插了进去。北狐喜欢刺激,故意将那窗推开,让怜儿扶着窗沿翘着屁股让他奸淫,一对大奶儿便是在那窗口晃动。在院子外放风的兰兰她们自然是看见了小嫂嫂被先生操的美眸迷离,胸前两团大奶儿跟白兔儿似的蹦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