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上曲 分节阅读_26


后和公主们的寝宫近,又不会打扰到她们,清净而素雅。
这晚值夜,兰兰先值了上半夜,下半夜便交给了青青。青青躺在耳室里,听着外间的两位公主被几个年轻力壮的新来喇嘛们轮番奸淫着,小手伸在自己裙底,揉着那小小的肉粒,咬住了枕巾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她本是不晓得这法子的,还是瞧见了两个公主被逼着当众自渎,一面含住喇嘛的降魔杵,一面用那玉葱似的指尖儿轻揉小肉核,没几下便嘤嘤叫着喷了水出来。她从门缝里瞧得一清二楚,这才知道了这个法子,试了便一发不可收拾。
两位双生公主自幼便浸淫于情事,又从莲皇后那儿继承了一副天生的媚骨,在男人跟前便如那吸精的女妖一般迷得他们神魂颠倒,大喇嘛们让那些年轻弟子跟她们淫乐为的也是让他们看破色戒,身淫女而心不淫,不过不将那二女尝个百十回的,怕也难收心。
而在兰兰她们的小院里,虽然外头瞧着熄了灯,里面却是春光无限。兰兰光着身子躺在床上, 长发披散在肩头,一张俏脸儿已是两颊绯红,小嘴开合着却是发不出声音来,只是不住的吸气。两个开始鼓鼓的小奶儿被一张大嘴反复嘬着,舔着,腿儿搁在男人宽厚的肩膀上,不时因为男人用力的挺入而绷紧了脚尖,那嫩呼呼,没有一根毛的肥厚小穴本是一条细缝,如今却是插入了一根乌黑粗长的大鸡吧,合也合不拢了。
那奸淫她的男人已经四十开外,却也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嘴里说着“心肝乖乖”,“亲亲宝儿”,腰臀却用了大力,每一次都深深插到了底,把这个比他儿子还小的女孩儿顶弄得浑身发抖了才慢慢抽出来,像对待那些家妓性奴一般毫不客气的狠狠奸污着兰兰。
“嗯~~恩啊~~老爷~~兰兰要坏了~~啊啊啊~~要被老爷插烂了~~~”兰兰哑着嗓子哭吟起来,她的小肚子里已经让这男人灌了两三回装得满满当当了,可那男人还没有停手的意思,难道又要头上回一般被他操得晕死过去么?
兰兰最早被这个中年男人诱奸的,她心里本不情愿,一个正是含苞待放的娇弱少女如何愿意自己的初夜被一个中年男人强行夺去呢,哪怕他瞧着成熟英俊,床上凶猛无比,可是家有妻室儿女到底不是个良人。 但经不住那男人是个玩女人的老手,被他按着做了几回便是尝到了味道,加上男人成熟体贴,对她也照顾有加,隔上了几日便会心心念念的想着那根又烫又硬的大鸡吧和那个很能依赖的胸膛了。兰兰到底涉世未深,被这个男人用大鸡吧和温言好语给轻易征服了,她的身子,她的心都被这个人拽在了手心里。
兰兰只知道这个男人是个官阶很高的重臣,在摄政王跟前也是说得上话的,他说,他要问殿下讨了她回去做个美姬,若是生了儿子再升做妾室。然而她未曾料到的是,这个男人的儿子正是她那几个小相好之一,他本人也正是那个害她和青青流落到此处的元凶。
这人自然知道自己奸污的那个小丫头是什么身份,虽然对她发配此处心有愧疚,却也不住感慨造化弄人,若不是自己当初插手,这么讨人喜欢的小美人就要先被儿子开苞了。
他长年浸淫官场,也是个老奸巨猾之人。瞧见摄政王待那性奴的态度,再对这两个小姑娘的安置,便晓得自己若是出尔反尔的去讨这丫头搞不好偷鸡不成蚀把米,不如把兰儿的肚子先搞大了,再顺水推舟的要回去。
因此,他便捏准了兰兰年幼无知,又贪欢情事,哄了她时常来让自己奸淫灌精。玩弄着这么娇小美貌的女孩儿实在太有成就感,他甚至哄着兰兰叫他阿爸,享受着乱仑的快感。
另一边,怜儿的预产期越来越近了,阿尔斯勒因为时时照顾着怜儿,搂着她散步,同那肚子里的小人儿说话,随着时间的推移,对那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小东西也有了感情,心底是把这个孩子当做自己的骨肉了。 如今摄政王的全副身心都放在怜儿身上,他待她再好再体贴怜惜,有了欲望还是要发泄的。
北陆子嗣难得,因此男人们往往不会碰怀孕的女人,而自从大君公然奸淫怀孕的茜夫人后, 便隐隐有了此类苗头。 如今摄政王更是毫不避讳地和怀孕的性奴的彻夜欢爱,让很多男人都对此跃跃欲试了。
数月后,怜儿经过几个时辰的努力,终于产下了一名女婴。她本是念着景然当初的话,想给宝宝取名惜月。阿尔斯勒觉得那名字过于柔弱,便改做了熙月,封为长公主。
怜儿因为身份卑微,不被允许亲自喂养女儿,有皇室挑选的乳母照看小公主,喂完奶后会把小公主带来让怜儿抱回儿。怜儿得了这个女儿真真是视作心头肉,求了阿尔斯勒好几回想要亲自喂养女儿却不被允许,本该属于宝宝的奶水全都被男人们喝去了。
作为补偿,兰兰和青青被接回了宫里陪伴怜儿。兰兰见到了怜儿,又见四周没有了下人,这才跪下来哭求怜儿帮她,原来兰兰已经有了四个月的身孕,如今她身子未显看不出来,但若是叫人发现了,这是要堕胎后充军妓的啊。
那男人已经向摄政王求了情,却意外惹怒了殿下被勒令在家反省一月。如今兰兰无人可求,便只好来求怜儿救救她和肚里的宝宝了。
怜儿对此事也是心里没底,但还是在给阿尔斯勒喂奶时,一面理着男人额前的碎发,摸着他线条分明的脸,一面怯怯地同他说了兰兰的事。男人孩子气地含住她的奶头,用舌尖拨弄着,玩了一会儿才说道。
“我不答应那事也是为你好,你可知那男人是什么来头?”他说了那那人不愿独生儿子纳了兰兰做家妓,害她们被送去了兰庭宫,如今弄大了兰兰肚子又要讨回去。
“兰丫头去做了美姬,能有什么下场?还不是被那父子一起玩上几年后,就贬做家妓招待客人了。没有娘家撑着,哪有什么妾室可做。就像你,”男人亲着她的小脸道:“只是本王的一个性奴,生了孩子也不能亲自喂养,她也不会叫你阿妈。因为堂堂公主怎么能有一个做性奴的生母呢。”
阿尔斯勒显然戳中了怜儿的痛楚,他看着美人儿眼底蓄起的泪,轻轻舔着她的脸颊,缓缓问道:“想不想自己的女儿管别的女人叫娘亲,不会认你,也不会用正眼看你?”
怜儿用力的摇头,眼泪大颗地落了下来。男人舔着她的眼泪,又问:“你这样的苦,想要兰丫头也尝么?”
美人儿抽咽着轻轻摇头。
“乖,乖云儿,不哭了。”男人亲着她的小脸和嘴儿,哄道:“想不想给熙月喂奶?每天都抱着她,听她叫你阿妈,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