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上曲 分节阅读_29


道~~~啊~~啊~~~景然,轻些~~嗯~~好多回,怜儿被陈大哥操了好久了,真的不知道多少回了,呜呜呜。陈大哥他,他好坏,隔上几日就要怜儿去外头让他搞上几回才放人家回去的。后来在他们家里帮忙时,就,就天天都要搞怜儿,呜呜呜。”
“骚货,你这个小骚货!进门没半年就背着我让别的男人搞了。”顾景然狠狠操着怜儿,用力揉着她的奶子,恨声道:“看看这奶儿,比你刚嫁我时大了多少,就是整日里被野男人玩大的,对不对?”
他挺了挺腰,用力捅着怜儿的小穴:“这个小烂逼被多少野男人的机巴捅过了,嗯?你这小淫穴都被男人们操松,捅大了,对不对?”
“呜呜呜,景然,你不要这样,不要~~~”怜儿被心爱的夫君羞辱着,心里虽然难过,却是知道他才是受伤最深的那个,只能任他蹂躏着。
“还有呢?那时还有什么人操过你?”
顾景然一面羞辱着操着怜儿,一面听着美人儿哭着说她是如何被神医骗了,让他捏住了把柄后不得不让那个老头用机巴捅她娇嫩的小穴,又被迫捅了菊眼,说她如何被李捕头弓虽.女干后,被人反复糟蹋灌精。
“没有了,呜呜呜,景然,没有别的男人了,真的没有了…对不起~~景然~~~对不对~~~”怜儿此刻因为男人多次灌精,小腹已经鼓胀起来了,下身却还是堵着男人的大鸡吧,一股股热液往里灌着。她泪流满面的捂着小腹,“还想不想再让他们来操你,嗯?我把你送上门去,让你干爹,让李捕头,让那陈大哥,再好好操烂你这小骚逼,嗯?”
“不~~景然,不要这样~~怜儿不是自愿,呜呜呜,是怜儿不好~~~”
看着怀里的美人哭得好生伤心,抽咽不止,顾景然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怒意。他早已了解了事情的经过,知道他们是如何逼迫怜儿的,可怜他的心肝儿是个没有主意的,一吓唬便着了道,让那几个恶人百般奸污淫辱半年之久。
“好了,好了,不哭了~~”时过境迁,顾景然已经原谅了怜儿。他曾恼她不贞,但真的贞烈妇人恐怕早就自尽了,跟失去怜儿相比,他倒是宁愿接受一个失贞的娇妻。何况怜儿与他们茭欢也是逼不得已,是他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小可怜啊。
看着怀里哭得停不下来的怜儿,顾景然还欲安慰,怜儿却抽咽着抓着他的手,哀求道:“景然,怜儿不想离开你,哪怕休了我,也让我留在你身边伺候好不好?让怜儿做什么都行,只是不要赶怜儿走,怜儿没有家的,景然你就是怜儿的家~~~”
顾景然听得心里疼得一塌糊涂,他搂紧了怜儿,本想告诉她自己已经原谅她了,还想说那几个男人已经被他私下处死了,可是一想到她带来的那个女儿,想到她沦为军妓被那些蛮族大汉彻夜车仑.女干灌精到生下了孩子,便将话咽了下去。
“你真想留在我身边,就要做个代孕的婢女。你干爹给我下药,让我与其他女人生不了孩子,那便用你肚子来补偿。这些年我行军打仗身边收了两个侍妾,等你生下了孩子,便让她们抱养了去。你看这样,好不好?”
怜儿脸色苍白的看着景然,她低头想了会,勉强点了头道:“只要夫…大人,愿意收留怜儿,怜儿,怜儿愿,愿意做婢女…”
看着美人儿委顿着,颤抖着努力说出这句话后用力咬住了红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顾景然还是心软了,他伸手过去将她搂进了怀里,摸着怜儿乌黑的长发道:“小傻瓜,我怎么舍得委屈你,怎么舍得让你做婢女啊。”
怜儿抱着他的脖子哭出声来,男人便这么抱着她轻轻拍着背哄着。待她哭累了,顾景然还是有些迟疑的告诉了怜儿,他身边确实有两位清秀美丽的女子在,是对姐妹,本是他从敌军手里救下的黄花闺女,两人却是赶也赶不走,因为全家都被敌军杀光了,认定顾景然是救命恩人,一直跟在他左右伺候。后来一次随行时,被敌军抓走后,两姐妹被他们车仑.女干虐待,等解救后本是要自尽的,顾景然为了让她们有活下去的信念,便许诺了娶她们,两姐妹知道自己已经配不上这个男人,只求做婢女随行左右。
这一对姐妹因为在顾景然身边伺候,所以落到敌军手上遭到了虐待。两人的奶子都被烙上了军妓的图案,奶头也被针反复刺着。因为被整支军队的男人不分昼夜地车仑.女干,两个小洞都被操松了。那些敌军还不肯放过她们,而是将她们帮在石块上,让发情的猎犬跟她们兽交,壮实如豹子一般的獒犬将她们当雌犬一般从后面扑上来,那阳巨插进去后尾部便会有个骨头卡在穴口防止公狗的机巴滑落,两姐妹便是被那獒犬奸淫数十回,知道身寸.米青后才得以脱身。四条军犬之后,便是战马。她们被捆到马腹下,在男人的帮助下马的整个阳巨都塞入了她们肚子里,顾景然他们前去救她们时,看到的就是和战马兽交的两个美人。虽然只和一匹战马xing茭过,但是这般受辱后,肚子已经彻底怀不上孩子了。
顾景然低头吻着怜儿脸,轻声道:“我当时想你落在他们手里会不会也是这个模样?不管是你还是她们,我都亏欠得太多,所以她们虽求做婢女,我还是给了名分,让她们做了侧室。后来…”
后来因为当年救出来和怜儿同在地牢的女人们都一口咬定怜儿已经受辱而亡,顾景然又掩盖了姐妹俩受辱的事,如今在其他人眼里,那对姐妹俨然是顾家的主母,镇安候的两位王妃。
而怜儿如今是敌营里的军妓,早已没了身份,回到东陆,顾景然已经身份显赫,而怜儿却是众人皆知的军妓,顾景然再如何偏爱她都无法让她恢复身份成为真正的王妃。在礼教严苛的东陆,一位当过军妓还有私生子的王妃,简直是国家的奇耻大辱。
三十
两位王妃并没有随军,因而怜儿也不曾见过她们。她只道自己大错在先,真心想着只要景然肯留她身边做什么都成了。
她被抓来时便被当做北陆的军妓,现在镇安候同她腻在一块众人也只是觉得是她为求自保勾引了顾大人,侯爷出来半年之久又无王妃随行这才是用她身子发泄会儿。因此虽对她不齿,但想她这般年轻美貌却被敌军掳走奸污生子,如今这般行事也不是没有原由,加之顾大人确实喜欢得紧,便也无人多嘴。
怜儿被抓来时本就是衣冠不整,软禁期间也是其他随行的女眷见她可怜施舍了套半新的衣裳。而今,顾景然表露了身份后倒是将她细细打扮了起来,虽然依旧软禁在院子里但是那些上等料子裁剪的新衣和精致的首饰隔上几日便要送来几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