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总裁的穿越妻 分节阅读_1 分节阅读


说下载尽在www.bookbao8.com - 手机访问 m.bookbao8.com--- 书包网【wwl】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妖孽总裁的穿越妻》作者:姚啊遥
  简介:
  海凝,相貌雅美,身姿绝世,却因为追求一生一代一双人的念想,泼辣的性格,外加三脚猫的拳脚,而惨遭众男的一致屏弃,最终沦落到二十岁依旧待待字闺中的惨境。于是她那个爱女心切,又懂点异数的爹,掐指一算,决定把她送到那个一夫一妻制的年代。就这样,还在叨念着没来得及看村口吕秀才最新创作的耽美小说的她,被她那个无良的爹穿越了什么一夫一妻,眼前的男人摆明了比村东老王中了鞠彩……
  本书标签:高干 婚姻 豪门 总裁 冤家 都市

  第一章:旋涡穿越
  
  五月,杨柳青青,燕子双飞,气温正好。
  这样不冷不热的季节,吕秀才却是满头冷汗,犹如站在酷暑寒冬般难受。
  他小心翼翼的看着眼前双手叉腰,气势汹汹围的女人,“海……海凝啊,好巧。”
  粉衣女子神色淡淡,“不巧,我特地在这里等你的。”
  吕秀才拂起衣袖擦了擦冷汗,“不就是二钱银子吗,值得您老人家亲自围追堵截吗?”
  “原来你还记得欠我二钱银子的事呢,我道以为你忘记了呢?”粉衣女子斜睨着他,清妍的眸子染上一层冷光,看得吕秀才背脊一僵,隐约有冷汗划过。
  他陪笑,“海凝的事,放眼整个县也没人敢忘记……”
  “得了。”被称为海凝的女子玉手一挥,不耐烦的打断,“别给本姑娘戴高帽子,我不吃这一套,先说说这钱你打算什么时候还吧?”
  “我们之间谈钱多伤感情,多俗气。”吕秀才环顾四周,见空无一人,这才神秘兮兮的从怀里掏出一本书递了过去,“这是我最新创作的一本小说,目前暂定为‘耽美’体。”
  海凝接过书,随便翻了翻,眼睛徒然睁大,快速合上书,“你找死啊,平时画画春宫图也就算了,现在直接写同性小说了!”
  “你再好好看看。”吕秀才洋洋自得,“我这可是融合了穿越的耽美小说,我估计再过几百年后,这类题材的小说会风靡万千女性。”
  海凝不置信的再次翻开看了看,“没什么特别啊。”
  “再往后翻。”吕秀才循序诱导。
  “啊……”海凝捂住嘴,压住那声尖叫,指着内置插页问:“你这跟谁学的?”
  这画画得也太逼真了,不仅有局部特征描写,姿势还呈多样化。
  吕秀才那张俊脸红了红,“实话告诉你吧,你那二钱银子,我其实是用来采风的,等出版方敲定书名后,就能连本带利还给你。”
  “采风?”海凝把书朝他扔去,冷笑,“你就采到万花楼了?!果然逼真,你就不怕被县太爷最新成立的扫黄大队给抓了?”
  “不会的,市场经济,读者喜欢。”吕秀才小心翼翼的收起书,看着满脸绯红的女子,一脸谦虚,“能问你个问题吗?”
  “说。”海凝还在自责是不是因为自己逼债太厉害,才导致眼前这本有着大好前途的青年秀才放下做诗咏赋的笔墨,操起画春宫图,写淫秽小说之业,只为想着能出版后一夜暴富。
  “就穿越小说而言,是第一章就穿好,还是后几章穿好?”这的确是一直纠结他的问题,何况他最新创作的这本要融合了穿越和眈美两种要素,得先调查清楚,才能定位准确,不然又要扑了,更别说出版。
  “穿,第一章肯定要穿。”海凝看都没看他,直接朝袖子里摸去,“现在扫黄那么厉害,第一章就不穿,肯定要被删的。”
  把还在震动的寻呼机飞快放到耳朵上,是村南的孙大叔打来的,让她去帮已经连生了九个闺女的孙大妈接生。
  所谓寻呼机,其实就是竹子的两个头,中间拿根线串起,放在耳朵上时能听那头的说话,不过,因为她还没研究出无线的关系,目前还在有线阶段,所以,距离仅限于村东到村西,村南到村北。
  挂了所谓的,也是最新的,正打算申请专利的,具有跨时代意义的通讯工具,丢下还在琢磨她话里意思的吕秀才,撂起裙子就朝村南跑去。
  可惜,就算她速度再快,也比不过人家孙大妈的速度,她还没来得及放下肩上的药箱,人家孙大妈已经拍着床开始大哭,“又是个陪钱货,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
  海凝重新背起药箱,本想安慰孙大妈几句,见她越说越难听,最后只叹了口气就朝门外走去,重男轻女的女人,很可悲,她自己难道不是女人吗?
  没女人,这一代代如何繁衍生息下去,人类不早灭亡了。
  正想着,寻呼机再次响起,海老爹很欣喜的声音从那头传来,“凝儿,快抬头。”
  她条件反射的抬头,只看到一群乌鸦嘎嘎叫着从头顶飞过,有不文明者还大有随地大小便的架势。
  她忙抱头狂窜,“爹啊,我已经很倒霉了,你居然还让我看乌鸦!”
  她的确很倒霉,是这一代出了名的老姑娘,人家姑娘大多在十四五就嫁人了,最晚也不会晚过十七,可她却不一样,明明长得比一般人要好看些,还懂点医术,会点拳脚,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娶了她家,医药费可以省去不说,就连看家的狗也用不着了,狗粮省下,积少成多,省下十条狗的口粮,怎么的也可能养活半个人了,多经济实惠,典型的一才多用。
  然,却是事与愿违,在那帮只知绣花喂鱼的深闺小姐中,貌似已经优秀到人神共愤的她今年已年芳二十,却依旧无人问津。
  所以说,这个世界是公平的,上天在赋予你某样才华时,也注定要剥夺你某样东西。
  放眼整个县的男人,抛开那些已昏已育的壮年,未婚未育的青年不说,就连耆耆老者和三岁小儿在听到她的名字时也都会大惊失色。
  这一切还是要归咎她那点傲然于人——不算精通的医术和不擅长的拳脚,再加上她的男女平等和一夫一妻制的观念,男人们对她都是避恐不及,生怕娶回家后,有一丁点儿不服从就遭到家暴。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是娶了她,就意味着就不能纳妾,否则极有可能不是被她剪了就是被她活活打死。
  就这样,在“门庭冷落车马稀”中,她成了二十岁依旧待字闺中的困难户。
  作为当时人的她倒无所谓,整天帮人看看病,闲暇时练练拳脚,弄点新发明,自在得很,但,她的爹却着急了。
  摊上这么个让人闻名色变的闺女,就连他也跟着遭了殃,已经严重影响他寻找黄昏恋的脚步。
  “不是让你看乌鸦,是看太阳。”海老爹的声音很焦急,似乎怕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正从村西跑来,隐约还带着浓浓的喘息。
  “太阳?”海凝疑惑的再次仰头,“今天是阴天,哪来的太阳。”
  诡异的事发生了,就在她抬头瞬间,她头顶的云层慢慢散开,露出氤氲的七彩光,凝结成巨大的旋涡。
  她的身体好象在慢慢变轻,她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刚脱茧而出的蝴蝶,挥动着她稀薄的双翼朝那个旋涡飞去。
  眼前一片漆黑,耳边却隐约浮现海老爹的声音,“凝儿,爹终于找到你希望的男女平等,一夫一妻制的地方了,在那个世界你也叫海凝,记得照顾好自己,不要想着回来……”
  什么?吕秀才的穿越小说这么快就风靡了?
  而且她还当了成功前的垫脚石,又名“炮灰”。
  海凝屏着最后一丝意识对旋涡外大喊,“爹啊,你怎么得都要帮我选个好人家,才华不能比吕秀才差,家境不能比钱掌柜差,还有啊……”
  可惜,没听她叮嘱完,她那个看似爱女心切,实则想甩开她,寻求梅开二度的老爹早捻着胡子去找小翠了。
  
  第二章:误中媚药
  
  2011年,深秋,初冬,天气微寒。
  金碧豪华的欧式风格别墅二楼某间房内,灯光昏暗,一妙龄女子努力把自己蜷成一团,双手紧捂着耳朵躲在墙角,随着窗外的又一声惊天巨雷,她浑身又是一个惊颤,眼神开始逐渐涣散。
  当窗户上再次倒影出怪物的形状,响起诡异的怪声,她双眼徒然睁大,脸色青白,浑身不再颤抖,缓缓朝地倒去。
  窗外的黑影透过窗户一角,看到地上双眼睁得圆大,纹丝不动的女人露出满意的冷笑,这次她必死无疑。
  一个痴呆儿,哪能经得起这样的惊吓,今夜的雷声闪电加上她的装神弄鬼,果然死得很快。
  就当窗外人离开不久,本倒地的女人却突然眨了下眼睛,脸上逐渐恢复了血色,她支撑着站了起来。
  环顾四周,这是哪里?
  难道……
  这就是她一直神向往之的男女平等,一夫一妻制的地方。
  拍了拍隐隐生疼的脑袋,再次打量四周,也开始暗赞,这地方好金碧辉煌,好豪华气派啊,的确比她那个风一来就左右摇摆,雨一来就洗淋浴的房子要强多了。
  不亏是亲爹,果然帮她找了个比钱掌柜还有钱的爹。
  不对,这脑里本来的记忆马上告诉她,这是她丈夫家。
  坑爹的,你居然还包办婚姻。
  刚骂完,想着既来之则安之,再想想这么有钱的夫家,已不已婚也没就那么重要了,还省得左挑右选,高不成低不就的麻烦。
  余光扫到不远处有个类似铜镜的东西,只是,这绝不是落地铜镜,落地铜镜她曾在万花楼里见过,眼前这东西,她没见过,似乎比铜镜更光滑清楚。
  这叫镜子,脑中本来的记忆马上告诉她。
  如今的她带着两个人的记忆,既能不露馅还能发挥本身的性子,她不禁感叹,生活是多么的美好。
  镜子倒影出来的还是她,柳叶弯眉,明眸皓齿,就连年纪也差不多,二十岁左右,只是这副皮囊明显得比她要瘦,好象常年吃不饱一样,脸上没一点肉不说,还发黄,双眼更是黯淡无神。
  可是这户人家光看房子就知道不是一般二般的有钱,不至于还会有吃不饱的事发生吧?
  那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明明她有原来皮囊的记忆,却不完整,她遗留给她的记忆仅限于对周围事物的认识,好象这皮囊原来的主人,根本没有自己的思想和意识。
  累死了,不管了,有什么事等明天再说,直接朝那张极软的床一头栽去。
  可是,等真正闭上眼,她也从穿越的激动中冷静了下来,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对这个时代很好奇,真的会和老爹说的那样男女平等吗?真的是一夫一妻制吗?
  倏得睁开眼,从床上一跃而起,凭脑中本来的记忆顺利到了大街上。
  雨已经停了,霓虹灯发出琉璃七彩,高楼林立密布,若不是带着原来那人的记忆,只怕她又要大吃一惊。
  偷偷吐了下舌头,这大概就是吕秀才想象中的千百年后的繁华盛世。
  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一家热闹洋溢,却又有些嘈杂的地方,她抬头一看,“MT酒吧。”
  记忆告诉她,这是个喝酒的地方,不就是她那个年代的酒馆,无非就是换个名字,装修高档点。
  前世的经验告诉她,文人骚客在这种地方除了喜欢显摆显摆才学外,还喜欢干些误人子弟的勾当,比如本性高雅的吕秀才就是在那种地方经人点拨才沦落到画春宫图,实地采风,写色—情小说。
  这地方,虽鱼龙混杂,却也最能体现一个时代的人文趣事,八卦也最多,实在是了解这个世界的最好去处。
  她没再迟疑,抬起脚就大步走了进去,花了好长时间才找到吧台,看来这身体本来的主人从没来过这个地方。
  “小姐,想喝点什么?”穿马甲系领结的酒保殷勤的朝她放电,眼前的女人一看就是个雏,而且从她手上的表可以看出是个非常有钱的雏,这机会,他可不想放过。
  以他的察言观色来看,眼前的女人单纯得很,只要成了她的第一个男人,她就会死心塌地的跟着,说不定从此他就要出苦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