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醉梦【轻舞】 分节阅读_1 分节阅读


好!您下载的小说来自 www.g99w.com 欢迎常去久爱小说哦!
本站资源部分转载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请支持正版,版权归作者所有!
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第一章再见亦难


  冬天的夜晚总是格外的萧瑟与寂静,所有的生命好像在这个季节里消逝,却又好像蓄势待发,等待在明年的春天绽放,莫离这样想着。沙沙的脚步声在这样的夜空里显得有些刺耳和吓人,却也管不了那么多,只想着赶快回家,便不由得加快脚下的步伐。
  呼,到家了,迎接自己的,还是那习以为常的黑暗。将家里的灯全数打开,莫离微眯着眼睛,有些不适,环视着这个连自己都觉得陌生的家,一样的沙发,一样的电视,一样的吧台,一样的无趣!
  熟练的打开冰箱,取出啤酒,坐在天台的竹椅上,俯视底下的世界,33楼的高度,大概这是她唯一喜欢这套房子的原因。冰冷的啤酒流过舌尖,这该死的脑袋越发清醒,她这一生,就只能这样了吗?一次又一次的问自己,她对这个世界而言有什么意义,而这个世界于她又有什么意义?
  纤长的手指细细描绘自己的脸,看着镜中的倒影,不会欢笑,不会哭泣,也不会有愤怒或是悲伤,什么都没有的一张脸。而这张脸告诉莫离答案了,她对这个世界而言可有可无,这个世界对她来说——毫无意义!
  站在天台的边缘,向这夜空张开双臂,闭上眼睛,33楼,真的很喜欢这样的高度,这样的高度,才能够体会到飞翔的乐趣。远远望去,一抹绚烂的红色在天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度,最后一刻,莫离笑了,释怀的笑了,讨厌的世界,我们永远都不要再见了!
  午后,茂密的大树稀稀拉拉的透着些许阳光。大树底下,坐着一个小女孩,呃,准确来说,是一个脸上布满阴云的小女孩,粉嫩的小脸毫无表情,在仔细看看就会发现女孩眼底的厉色。
  呜,好可怕!佣人们群呼,不停的将步伐向外挪。福伯走进庭院,便看到这样的景观,顺着视线望去,啊,那不是他可爱的小姐吗。
  “咳咳!”故意咳嗽几声,“好好做事!老爷今天回来,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有你们好看!”满意的看到佣人们散去,摇晃着圆滚滚的身体,朝着目标奔去。
  “小姐,莫离小姐?”问得十分小心翼翼,我可爱的小姐啊,连发呆的神情都这么卡哇伊,实在是太可爱了!
  莫离正处于极度愤怒当中。没错,这个莫离就是那个莫离!现在是怎样,跳个楼都可以跳成这个样子,谁来告诉她这是怎么一回事,二十多年来未有过的情绪,顷刻间从心中涌出!
  话说,一个月前,莫离很是享受的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当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以为,莫是到了地府,哪知道,哪知道,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很是郁闷的扯了扯自己的小胳膊小细腿,难道这就是那个世界对自己的报复?不就说了句不想再看见它了,就这样整她?让她在另一个世界里在受苦一次?
  “小小姐,莫离小姐?”
  莫离回过神来,眼前这张脸就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看到的第一张脸——福伯。
  看出小莫离眼中的不解,福伯继续说道:“小小姐,老爷今天要回来了!……”半响,都不见小小姐有任何反应,“莫离小姐?”
  莫离仰起小脸,定定的看着他:“所以呢?”
  “所以……”福伯有些没反应过来,以为自己声音太小,小姐没听到,“莫离小姐,是老爷回来了,老爷今晚回来!”很大声的重复了一遍。
  莫离忍不住用自己的莲藕手捂住耳朵:“我知道,所以呢?”南宫家的大家长今晚回来,她知道啊,干嘛重复这么多遍呐。
  “不是,莫离小姐,是老爷今天回来耶!”福伯小小声的又念一遍,很是困惑,“小姐你以前一听到老爷要回来就好高兴哦,又蹦又跳的,怎么现在……?”小小姐,自从上次生病醒来,变得好像不一样了?可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
  “好了,福伯,我知道了,现在去准备!”莫离漫不经心的起身,缓缓的向卧室方向走去。
  “莫离小姐,记得穿得漂亮点哦!”
  回应他的,就只是淡粉色的背影……


  第二章初露锋芒


  莫离饱饱的睡了一觉,都三点多钟啦!一路上,莫离注意到,好像大家都很忙碌的样子,奇怪,不就是南宫懿回家吗,搞得好像是总统驾临似的。
  “哟,这不是南宫家金贵的孙小姐——南宫莫离吗!怎么,一听是你爷爷回来了,就赶着要来拍马屁啰!”
  莫离转过身才发现,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个女人,一个浓妆艳抹的性感女人。波涛汹涌的双峰,弹力实足的翘臀,还真是个性感尤物。只是,脸上的妆太厚了,影响整体美感。
  莫离将这个女人从头到尾上上下下打量个透彻,得出这样的结论。然后,走向她,然后,直接——越过!
  后到的福伯清楚的看到某个女人的脸色,由红转青,由青变黑,啧啧啧,真是比川剧变脸术还精彩!福伯努力憋着笑意,不可以笑出声,绝对不可以笑出声!
  “你给我站住!没教养的死丫头!”感觉到四下传出的笑意,黎若影隐忍着怒火道。
  “你说谁没教养?!”福伯脸上失去笑意,语气中带着严厉!
  莫离回过头,什么都没说,就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眼底闪过不悦。
  莫离的视线紧紧锁在黎若影身上,看得她头皮有些发麻,不知道为什么,莫离的眼神竟令她有些胆怯,气势顿时弱了下来:“按,按辈分,你,你还该叫我声,小妈呢!”说着,又太高了头!
  小妈?“哼。”莫离冷哼一声,讽刺道:“你也知道,你只是小——妈啊!”莫离故意把小字念得重了几分,说着,头也不会的走掉了。
  “你!”黎若影气红了双眼,二姨太这个身份一直是她的痛楚。想来更是怨恨南宫阎,自己的丈夫,南宫莫离的父亲,欧阳诗诗都已经死了好几年了,还不肯将自己扶正,害得她现在成了个大笑话!
  莫离走的很潇洒,谁都没有发现大厅门外,站着以南宫懿为首的一群人,将刚才发生的事从头看到尾,那个人真的是他的孙女吗?不过短短数月没见,变化竟如此之大,有意思!
  夜晚,往日安静的南宫家宅,今天格外的热闹,莫离并不习惯这种热闹。长长的西式长桌,慢慢都是人,什么姑姑、舅舅、表哥表姐,还有些南宫家旁支,反正乱七八糟全都到了,瞧某些人脸上的笑容伪装得有多好,若不是眼底偶尔闪过的异样,还以为有多相亲相爱呢!莫离暗自冷笑道。
  当然,也包括旁边这个女人——黎若影。举手投足间,尽显知书达理,哪还有半分下午时的娇蛮。莫离顿时觉得索然无味,她看,今晚唯一的收获就是见到自己的爷爷和爸爸吧。
  南宫懿,和传闻中的差不多,足够的内敛和绝对的稳重。莫离注意到这个爷爷对着谁都笑,特别是朝着自己微笑时,总觉得自己像是被猎人盯住的猎物,典型的老狐狸!
  至于南宫阎,倒是和传闻中有所差别,温文儒雅,很难将他和行事果决,颇有手段挂上钩。光从面象看,还以为他是颗软柿子,其实最要提防的就是这种人!笑面虎!
  南宫家的人,都很不简单呐!
  黎若影是不是用余光瞄瞄旁边的南宫莫离,今天可是南宫家难得的聚会,要是不受宠的长孙女出点纰漏的话,正盘算着,刚好看见南宫莫离想要打哈欠,眼珠一转,就趁现在!端着酒杯的手,故意一偏,顺势划过,“啊!”惊呼一声。
  整个餐桌顿时安静下来。莫离看着身上的水迹,桌沿边流淌的红酒,黎若影既委屈有愧疚的表情,从容的抽出纸巾擦拭。
  “莫离,对不起啊,因为你刚才碰到我的手,所以才,哎呀,都是我不好!”头越垂越低,哼,就她那胡闹野蛮的个性还不闹个天翻地覆!
  预期的尖叫声,怒骂声久久未传来。黎若影疑惑的抬起头,“莫离,你?”
  “没关系,不就是一件衣服嘛,洗洗就好,你不用放在心上。”站起身来,拍拍衣摆,像是想起什么一般,问道:“忘记该怎么称呼你了?”
  未等她回答,莫离朝着对面的南宫阎说:“我应该不用叫她妈吧。”不是询问,而是告知。
  南宫阎眉梢挑起,听出了莫离的弦外之音,回答道:“当然,随你高兴,直呼其名也行!”
  “爷爷,爸爸,我先退下了。”颔首示意,侧过身子,轻靠在黎若影耳旁,“黎-若-影!”黎若影面色苍白,僵硬的坐下,脑海里一片空白。
  黎若影,你现在该看清自己在南宫家的地位了吧,不要再来招惹我!
  书房
  南宫懿背靠皮椅,翘起腿,双手重叠一起,仔细听取福伯的报告,原来两个月前,莫离生了场大病,醒来之后便什么都不记得了。“一个人,失去记忆,为什么连性格、行为举止甚至是兴趣爱好都发生巨大变化。”南宫懿喃喃自语,有些疑惑。
  “现在的莫离,如果不是长相,根本就是两个人!”一旁沙发上的南宫阎说道。以前的莫离,娇蛮任性,典型的大小姐脾气,就是因为这样,他并不太喜欢这个女儿,甚至有点不闻不问。
  “可她的确是小小姐没错啊!”福伯肯定地说,“也许是小姐那个星期自己躲在房间里想通了,懂事了?也有可能是因为在鬼门关走了一趟?总之,现在的小姐变了好多,感觉好老成哦……”福伯一边回想,一边碎碎念。
  “等一下,福伯。”南宫阎打断他的话,“你说莫离将自己关在房间?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小姐恢复健康以后啊,整整一个星期都没出过房间,差点吓死我!”福伯现在想想都觉得心疼,他答应过死去的夫人,会好好照顾莫离小姐的,“从那以后,莫离小姐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发呆,都不知道在想什么!”
  “好了,福伯,我知道了,你出去吧。”沉默已久的南宫懿开口。
  等到福伯走出去,对南宫阎说:“对于你今天看到的莫离,有什么看法?”
  “沉着,冷静,居然懂得利用对手的弱点攻击对手,这才像是南宫家的人!”


  第三章如沐笑意


  莫离面无表情的坐在梳妆台前,冷眼看着围绕在她身边的人,任由她们摆弄自己的头发,在自己身上添加饰品。斜斜的瞥了一眼一旁的福伯,若不是看在福伯的面子上,管他南宫懿去死!真不知道南宫懿抽的是什么疯,一个星期前突然宣布要在他50大寿的宴会上正式介绍她,还得这个星期来她没一天是安宁的,水漾的双眸里燃起熊熊大火。
  福伯小心翼翼的擦拭额头的汗水,一个劲儿的陪笑,生怕莫离小姐一个不爽就走人,他可没漏掉小姐眼底的烈火!他家小姐真是漂亮呢,弯弯的柳叶眉,不媚而娇的狐眼,浓如黑墨的瞳孔,小巧而优雅的鼻子,不点而朱的樱桃小嘴,粉嫩光滑的肌肤,活脱脱的美人胚子嘛!福伯得意极了,这么美丽的可人儿,可是他家小姐!
  “你们,好好给小姐打扮!莫离小姐,你再忍耐一会儿,好吗?你也知道,今晚的宴会有多么重要!”福伯嘱咐道。今晚的宴会,十分盛大,不仅是政府高级官员、社会各阶层的核心人物要来,就连其他三大家族也会到!而老爷借此机会介绍莫离小姐,无疑是肯定了小姐在南宫家的地位,向整个世界宣告莫离小姐的身份。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呐!(注:四大家族的子嗣,只有有着极高天赋,或是在某一方面具有较强能力或潜力,才会获得家族族长认可,进而公开承认其身份,待成年后通过测试才能正式成为继承候选人。)
  透过镜子,看到了福伯的激动和兴奋,莫离知道其中的原因。其实被不被南宫家承认,她都无所谓,现在,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事就是出去透气,这里,太闷了。
  虽是傍晚,宴会还未开始,南宫家到处都聚满了人。莫离去了好几处平常待的地方,都已被人“占领”,漫无目的的穿梭在人群中,越发觉得烦躁,掉头,朝着后山枫林走去。
  落日的黄昏映红了整片枫林,秋日的凉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