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蛰惊蛰 第二章 分节阅读


    第二章



    时近上午九点,过年的气味还未散去,芙蓉街上的炮仗便如炸锅一般燃放起来,什么平地雷、二踢脚、钻天猴、声声脆,一个赛过一个,一鞭响起一鞭,一家撵过一家,比着放,瞅着点,不多时,整条街的上空宛如罩上了一层雪花彤云,火药的香味满世界乱窜,而地上则鞭花飞溅,犹如平铺上一层毛茸茸的红地毯,似乎把整个济南城的红火全都揽在了它的怀里。



    各家的伙计们全都换上了干净的衣裳,早已把自家的店铺打扫的窗明几净,分外亮堂,此刻,正在撒欢似的点炮仗。而掌柜的则依旧穿着过年的新衣,满面春风的迎来送往,道着新年的吉庆。



    “破五”开市大吉,这是买卖人的规矩。其实不见得有客户上门,人们只是履行一种习惯,一种传统。



    说起芙蓉街,那可是当年济南城鼎鼎有名的聚财的宝葫芦,远胜今日的王府井和南京路。



    这芙蓉街位于济南的中心,因这条街的四周多是巡院、都司、布政司、贡院和府学衙门,良好的地理环境和独特优势,自然吸引了众多的商家来此兴业。到清同治年间,这里已成了济南的文化和商业中心。



    放眼整条芙蓉街,只见人来车往,摩肩接踵。两边店铺更是鳞+无+错+小说 m.quledu.com次栉比,中西合璧。那二层或是三层的玲珑小楼,尤其反映了清末民初的发展变化。只见一处处商铺相连,一座座小楼相接,砖雕细腻,木刻精美,或雕梁画栋,或花菱门窗,一家赛一家的漂亮。经过一代又一代的用心经营和商业的繁荣,着实把芙蓉街推向了一个异常兴盛的阶段。



    那么,为什么叫芙蓉街呢?原来因街中有一眼芙蓉泉,故而才取了这么一个颇具诗意的名字。那芙蓉泉在济南七十二名泉中位居第四十二,它统属于珍珠泉群之中,丰富的地下泉水和独特的地质构造,使得芙蓉街一带那真是“家家泉水,户户垂柳,”可以“临窗取水,对泉梳妆,”活脱脱一个江南胜地。因而,早在金、元、明、清时期,这里便成了文人墨客的饮酒赋诗之地。就连元好问也在诗中说,“羡煞济南好山水,”“有心常做济南人”呢,而当时外地到济南来的文人雅士,莫不把到芙蓉街一游引以为幸,更不用说寻常百姓了。



    因此,能在芙蓉街居住和经营,那一定是身份和实力的象征。



    “破五”这天,广济堂仍然是一片新年气象,宫灯高悬,大红的对联贴满了门楹。



    这广济堂地处芙蓉街的黄金地段,三进院落,正面为一五开间的三层砖木建筑,青砖黑瓦,彩绘门窗。那正门有一挂式门楼,拱券上刻有石雕蝙蝠等精美纹饰,木雕烫金的广济堂大匾即挂在拱券之上。二楼外还悬有一处小巧露台,在此凭眺,整个芙蓉街景一览无余。



    而店堂内更是明亮高大,迎面一长溜特别上眼的栗色药斗橱,让人一看就不同凡响,正常情况下有四五个伙计在那里忙着不停的抓药,那黑漆实木大柜台据说几十人都休想把它搬动。在曲尺拐弯的左一侧,是少掌柜专门收银和记账的地方,那算盘打得,双手齐上结果分毫也不带差的。整条芙蓉街上的人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吕老板,新年大吉,恭喜发财!”开绸缎铺的章丘的赵老板上门道喜,他那身上等万字福的大红缎子呢新衣还是蛮惹人注意的。



    “同喜同喜,一起发财。”吕西远笑着站在门首,双手一揖将赵老板让进纵深宽阔的店堂内。



    宾主在一角待客处安然坐下,小伙计将济南人爱喝的极品茉莉花茶敬上。那待客处虽然是专供客人临时歇脚用的,但陈设却是别一般的精致。就像一个小巧的会客室,既自成一体,又与整个店堂十分和谐。阵阵药香扑面而来,让人觉得格外舒服。



    双方都是熟人,纷纷说了些过年的话。赵老板突然问:“吕老哥,对面那长清灌汤包子铺是咋回事,怎么‘破五’了还冷冷清清不开门呢,难道不知道咱买卖人的规矩?我给你说,这可影响着一整年的时运呢!”



    不用他说,这一点,其实吕西远早就注意上了。他微微一笑,矜持的反问:“赵老弟是消息灵通之人,难道没听说那年前的事吗?”



    街上的事谁能瞒得过赵老板,刚过五十的他啥事不精明?“你是说……年前有顾客在包子里吃出了东西。”赵老板本来就没想把话说透。



    吕西远整整貂皮筒帽,“是一只苍蝇!”



    “不对吧?那长清包子从来就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就是夏天,人家那馅子也是干净的很。”赵老板似乎有些抱不平,“莫不是有人做手脚吧。”



    “哼!”吕西远用杯盖敲敲桌面,“财旺,续水。”被称为财旺的小伙计赶紧提壶过来,可他看看两只杯子,里面分明都满满的。



    赵老板掩饰地喝了一口,财旺把水续上。赵老板冲财旺挥挥手,凑过身子问:“吕老兄,听说主家有意要把铺子盘出去,你看能值多少钱——嗨,我只是随便问问,都在一条街上混饭吃,看着怪冷清的。”



    吕西远没再客气,“卖不卖,你应该去问主家,怎么,赵老板想盘下来!”



    “误会,误会。”赵老板赶紧声明,“随便一问,随便一问而已。莫当真,莫当真。”说完起身告辞了。



    “滑头!”吕西远骂了句,吩咐伙计,“我到后院去了,有贵客来赶紧的喊我。”



    “好嘞。”财旺脆生地答应着,目光却没离开吕西远的背影。他在想:嗨,老板今天真精神,瞧那顶华贵的帽子,再配上那身黑呢子长袍,千层底的灯笼鞋,明晃晃的怀表链子在衣扣和布兜间那么一晃,整个人活脱脱年轻了十岁!这身穿戴就是放在整个济南府,也没有人能比得下去。可惜,老板只在每年穿一回,平时只是瓜皮小帽和一身布衣,外出云游时就更不计较穿戴了,与二少爷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一个小时以后,少爷们纷纷回来了,因闲来无事,聚在一起仍然是点炮仗,东一个西一个的乱放。



    正月十五以后,吕西远也没见到那包子铺开门。其实门是已经开不了了,掌柜的整个年下都在医院里躺着,那门还能开得了吗?



    十六上午,吕西远早早收拾好既当口袋又当行囊的褡子,照例踏上了远行的路,这一去杳无目的,一走就是三个月。反正柜面上有堂医和他的大儿子照料,他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长清灌汤包子铺是三开间二层形制,属于前店后坊的寻常建筑,后面有一个不大的四合院,东西各有几间厢房,分别是掌柜的和伙计们的住处,但因其位置恰在芙蓉街的中段,加之又与享誉四方的广济堂斜对门,南来北往、城内城外来看病抓药的人,但凡手头活泛,谁不买几个包子尝尝,或给家里人带回去。那包子分荤素两种,皮薄、馅多、味道美,加上用加工过的大明湖里的荷叶一包,那清香味谁不垂涎。因而包子铺内整天价顾客盈门,生意的红火和地段的惹眼无不让人看着都眼红。于是,腊月二十三、也就是小年那一天,来了七八个不三不四的客人,进门就嚷嚷着要包子,连队也不排,包子上桌后没吃上几口,其中一个块大的非说从馅里吃出了蝇子。伙计不信,跑过去一看,果然馅里有一个黑头的东西。不过,伙计马上发现了那有苍蝇的地方明显地是用筷子头戳了个小坑,事情明摆着,那苍蝇是被人后放进去的。虽然如此,伙计还是陪着笑脸:“几位大哥,几位老师,包子不好,我再给各位换上一盘。回头我和掌柜的说说,今天就算主家请客,过小年嘛,临走再给每人带上一份,也好让家里人都尝一尝。”



    “尝你妈个屁!”话音未落,一个包子早已扣在伙计的脸上,里面的热汁溅出来,烫的那伙计生疼。



    刘掌柜闻声连忙从后面跑出来,赶紧上前赔不是。



    “你是掌柜的?那好,你说吧,今天这事到底咋办!”为首的那个大块头用手指着刘掌柜的鼻子问。



    刘掌柜本来是个一向本分却又胆小怕事的生意人,明知道今天碰上敲竹杠的硬茬子了,他能知道怎么办?于是,只好陪着笑脸说:“各位朋友的意思是?”



    那人却不客气,“去、去、去,谁他妈的是你朋友!你问我是吧,那好,今天是小年,我想你也不想找不痛快,对不对?你这是什么破包子!算啦,恶心人的事咱不说了,这样吧,我们每个人你必须包赔五块大洋。”说着,还故意朝看热闹的食客们呸了一口,“今天还真他妈的邪了,吃瓜子吃出个臭虫来,什么仁都有。”他还想说:“包子馅里有苍蝇,还他妈的有名的长清大素包子呢,扯蛋!”后面这一句还没说出来,看热闹的已是笑声一片,人们心里都明白是咋回事,心里话:你们这几位是什么仁(人)呢?只不过没人敢说出来。再说了,这大冬天的哪来的苍蝇?明讹人嘛。



    刘掌柜此时却顾不上笑,他只能小心地赔不是,“各位、请各位朋友高抬贵手,俗话说的好,山不转水转,今天的事容小店后报,我说话算数。不过,这每人五块大洋,小店、小店实在是拿不出啊,能不能容我……”



    众人的笑声把大块头的脸涨得紫红,他明白人们在嘲笑他,不由得一股怒火窜上心头,喝道:“没钱是吧?那老子今天就办给你看!”说完,右手一挥,“弟兄们,给我砸!”



    这一下店内可就惨了,那帮人起先专砸门窗玻璃,继而把出笼的包子扔的满地都是。刘掌柜还想横上去阻拦,早被一个高个子劈胸揪住,一记黑拳打来,刘掌柜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食客们顿时作鸟兽散,店内店外一片狼藉。直到这时围观的人才发现,把帮人根本不是来敲竹杠的,因为有人愤愤不平的往官家打电话,却自始至终没见警察局派来一个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