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轰动全球了 第312章 娱乐圈影帝 分节阅读


  

  云夏本来就没有考虑臣泰睿,闻言立刻皱起眉,吐出鸡翅骨头,表情中带了明显的嫌弃,咬着肉含糊道“我不考虑他啊,他很讨厌的。”

  她说完,撇撇嘴,继续低头啃着手里鸡翅,本来就红润的唇瓣,此时沾染了些许油色,显得更水润,她还探出嫣红小舌,舔了舔唇角,一只鸡翅啃得津津有味的。

  单是看着她,仿佛自己的食欲也跟着好起来。

  沈清曜单手支着额头,眸色深重地端详着女孩侧脸,不冷不淡地望着她啃鸡翅,听了她嘟囔的话后,他勾起薄唇轻微笑了笑,笑意中又含着一丝凉薄,问“哦怎么,他欺负你了”

  云夏啃完最后一只鸡翅,举着油光闪闪的手,望向沈影帝,“茶几下面的抽屉里有湿纸巾,帮我拿一包。”

  她说完,又摇摇头“他哪能欺负到我,但是他这个人人品不好,在娱乐圈绯闻满天飞,每次都澄清,其实每次都是真的”

  她神秘兮兮地凑上前,“沈影帝,我偷偷告诉你哦,臣泰睿本人和他的人设完全不一样虽然在大众面前他是个阳光暖男,但他实际上做过好多事,还用偶像的名义骗粉丝。他那些绯闻也都是真的,前不久我还不认识你的时候,他就偷偷约过我。”

  沈清曜慢慢拉开抽屉,一边漫不经心听她说着。

  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小包湿纸巾,抬手关上抽屉,同时也听到了女孩的最后一句话。

  青年动作微微顿住,过了一秒,才慢条斯理,重新恢复了动作,轻轻合上抽屉,语气依旧不经意,姿态矜贵而优雅,问“约你约你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

  女孩声音有些不屑,抬着两只油光闪闪的手,呵了声,“开房呗。”

  沈清曜抬起漆黑的眸。

  他眸光意味不明,望着面前女孩子漂亮的小脸,薄软唇角间慢慢的,轻轻辗过那个名字,“臣泰睿”

  他念名字时嗓音压得很轻,云夏没注意到。

  沈影帝神情淡漠。

  他垂下睫毛,单手拿着纸巾袋,却没有把纸巾递给女孩,而是伸手牵过她纤细的手腕,另一只手拿着纸袋,漫不经心咬在薄唇里撕开,修长手指从中抽出纸巾,温软地把女孩子小手裹起来,轻柔擦拭。

  云夏微微愣了一下。

  对方低着眸,神情无波无澜,那双宛如艺术品般白皙漂亮的手,捧着她的小手,颀长五指格外好看,可以把她的手完全拢在指间,用洁白的纸巾慢慢擦拭着,姿态不紧不慢。

  她眨眨眼“沈影帝”

  “你如果不介意,”对方却温润开口打断她,抬起清隽漆黑的眸子,瞳孔颜色如墨染的深渊,蕴着慢条斯理的危险意味,弯唇“叫我名字就好。”

  云夏挠了挠头。

  “那怎么行,你是娱圈内的前辈,地位那么高,如果让别人听到我直接叫名字,又要上头条新闻了。”

  她都能想象出新闻的标题是什么,肯定是“后辈演员不尊重影帝”、“震惊新人竟然对沈影帝直呼其名”之类的标题

  她啧啧两声,摇摇头,睁着一双大眼睛,表情无辜地望着修长青年。

  沈清曜松开手,把湿纸巾放进垃圾桶里,散漫抬眸看向她,“没关系,那么人前就叫我前辈吧,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话,叫名字就可以了。”

  云夏点点头。

  她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时钟,此时已经十点多了,将近十一点,这个时间算是很晚了,沈影帝差不多也该离开她家了。

  她回头无辜地盯着青年,以为绅士的影帝会开口提出回去。

  但在她的视线里,沈清曜却只是眸光染着笑,无声的眼神不疾不徐落在她身上,唇角微勾,弧度十分轻微,甚至看不出那是个笑容,只是感觉他精致美貌的脸,表情似乎温软了一点,声线淡漠,白皙指尖转了下腕表,漫不经意地睨了眼时间

  “那么,先叫一声听听”

  云夏一愣。

  她对上青年漆黑疏冷的眸底,对于突然的要求,愣了下,才乖乖按照他的话开口“清清曜这样吗”

  影帝唇角牵起漂亮弧度。

  他虽然一直神情温和,但真正的笑容并不多见,此时微微笑起来,那种清隽优雅的气质,仿佛深入骨髓一般,满身是世家贵公子的气度,绅士礼貌地点了一下头。

  他看了看腕表,“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

  云夏略微有点舍不得,瞟了眼桌上的饭菜,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好好吃上一顿。

  她送对方出门,青年伸手挡住她,轻声“你不用送我下楼了,现在已经这么晚了,你好好待在家里就可以,我自己下楼去取车。”

  云夏闻言,也没有强迫,点点头,不忘叮嘱“沈影帝你不对,清曜你下楼时千万注意,不要被别人看到,不然就走不了了。”

  “嗯。”影帝温声应了,对她微微颔首,“进去吧。”

  女孩小脑袋探出门框,水润的眼睛望着他,沈清曜纤长睫毛微微一动,抬手揉了揉她后脑,修长温暖的手指拢住她碎发,轻轻软软摸了摸头,像对待小孩般温和。

  嗓音低低的含着散漫浅笑。

  “早点睡,小朋友。”

  青年下了楼,在夜色中,颀长身影被路灯拉出长长的一道,看上去有些冷酷漠然。

  他垂眸,白皙指间执着一支临走前被女孩送的棒棒糖,糖纸五颜六色,沈清曜把它剥开,糖果漫不经心地含在薄唇间,舌尖顶了顶,感受到甜甜的味道慢慢散开。

  这种软嫩的香甜,和女孩给人的感觉一样,年轻,青春而富有朝气,又是喜欢粉嫩毛绒小玩意儿的,整个人就像糖果一样。

  浑身散发着稚嫩甜味。

  沈清曜咬着糖,侧脸神情散漫,开了车门上车,修长手指搭在方向盘上,眸色淡淡望着居民楼。

  远远的,那个窗户还亮着灯。

  他忽然慵懒笑了笑,单手支着额。